您的位置:首页>前鉴>正文

企业家|欢瑞世纪董秘:让人“又爱又恨”的商报,帮了我们重组的大忙


上游财经—重庆商报首席记者 刘勇 实习生 陈玉松

1997年1月1日,《重庆商报》创刊。当年的7月29日,重庆三爱海陵股份有限公司(三爱海陵)批准设立(1999年1月5日A股上市)。

20年时间里,传媒业翻天覆地,日新月异,而当年的机械加工企业三爱海陵(000892),也几经波折,几度重组卖壳,如今蜕变为影视上市公司欢瑞世纪。

20年里有哪些风雨星程?公司前总裁、现任董事会秘书徐虹向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交流了上市公司与《重庆商报》20年的故事。

 

商报的报道就是公司小编年史

三爱海陵、长丰通信、星美联合、ST星美、SST星美、S*ST星美、*ST星美、ST星美、*ST星美、星美联合、*ST星美,直到如今的欢瑞世纪……从证券简称的变化,就可以看出公司上市后的复杂历史。

“《重庆商报》在000892所有重要时刻,几乎都用文字进行了见证。” 该上市公司前总裁、现任董事会秘书徐虹告诉记者,把这些报道串起来,可以说就是一部公司小编年史。

*ST星美原名重庆三爱海陵,为涪陵国企1997年组建成立,1999年上市,后来卓京系资本大亨覃辉入主,先拟搞通信宽带业,后来拟搞影视传媒均未果,公司陷入债务泥潭。

2007年,香港富豪郑裕彤入主,2008年完成股权分置改革,之后,郑裕彤又将控股权转让给女婿香港富豪杜惠恺,杜惠恺拟注入上海地产项目,由于国家宏观调控未能注入。

上海鑫以决定拟出让对*ST星美的控制权,引进其他战略投资者,并由新的收购方来履行上海鑫以对公司进行的重大资产重组、恢复持续经营能力及盈利能力的承诺,然而多次谋划重组,均告失败。

2014年12月,宋涌控制下的中和投资及方能斌拟以6.05亿元入主*ST星美,因上海牛散阻击,股东大会未通过而失败。

2015年1月,*ST星美又拟注入郭丛军名下的浙江九好办公服务集团资产,由于浙江九好及郭丛军无法对存续的承诺事项进行充分披露,停牌后不久,双方协商中止筹划。

2015年6月,陈援钟君艳夫妇入主,成为实际控制人,替代上海鑫以履行重组承诺,上海鑫以退出获得7亿元,之后,陈援钟君艳夫妇注入欢瑞世纪影视资产,作价30亿元,完成了借壳上市,2016年更名为欢瑞世纪,还完成配套募集资金。

其中,说到2015年与近期被证监会点名的浙江九好的交道,徐虹表示,当时接触时感觉就不太好,最终,因为承诺事项未达成一致而终止。(记者注:如今看来很庆幸,上市公司没有嫁错郎,躲过一劫。浙江九好因借壳鞍重股份被否,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财务造假,已成为“毒药资产”。)

 

商报的报道曾经让公司“很尴尬”

“上市公司长大了,重庆商报也长大了。”徐虹表示,作为“同龄人”,《重庆商报》伴随上市公司逐步成长。

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获悉,2003年,原为高校教师的徐虹进入长丰通信(后更名星美联合),先在重庆子公司从事人力资源管理,2005年进入母公司,担任行政总监,在解放碑都市广场办公楼,与《重庆商报》记者第一次打交道。

此后上市公司办公地点不断变迁,从解放碑都市广场,到了重庆高新区管委会大楼,又到江北区富力海洋广场居民楼,从2栋,又搬到6栋,与《重庆商报》的交流却从未中断,一直延续到现在。

徐虹表示,《重庆商报》早年对上市公司的报道充满锐气,有棱有角,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令他们耳目一新。

曾有一段时间,长丰通信处于危机之中,资产四处被拍卖,《重庆商报》记者往往先于上市公司拿到拍卖资料,并进行报道,搞得他们信息披露很尴尬,也加强了对相关拍卖信息的监控。

2008年,徐虹成为星美联合董秘,信息披露质量明显加强,为此,徐虹还获得过《证券时报》百佳董事会秘书称号。

之后的9年时间,星美联合哪怕是一个“空壳公司”,也再没有出过任何信息披露方面的问题,这与徐虹的从严执行规则是分不开的。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从多方面获悉,在执行规则上,徐虹从来都是不打折扣的,对老板也是这样,他甚至说过:“资本家可以砍下我的头颅,但改变不了我的信仰。”

徐虹也表示,《重庆商报》在上市公司报道逐渐成熟,风格变得趋于理性、建设性、思考性,他们也一直在关注和监控重庆商报的相关报道。 

一篇“壳公司”的报道促进了公司重组

徐虹在接近不惑之年(38岁),进入上市公司,到如今年过半百(52岁),期间还担任过上市公司总裁,如今仍为董事会秘书,以回答投资者言语犀利著称,被称为“A股言语最毒董秘”。

对于舆论监督,徐虹表示,上市公司作为公众公司,一举一动牵动着资本市场和投资者的心,他们欢迎新闻媒体有事实依据的舆论监督,反对不负责任以讹传讹的误导。

对于《重庆商报》这么多年关于000892上市公司的报道,徐虹表示是基本上是客观公正的。

比如,2011年《草根董秘值守7人上市公司》独家报道,揭示了星美联合只有7人主营收入为0,但壳公司坐拥24亿元股票市值,在全国激起了极大的反响,并引发了证券市场对空壳公司的关注。

徐虹表示,尽管报道有负面因素,但也无形之中提升了星美联合在资本市场的知名度,一定程度促进了卖壳重组的进行。

另外,《重庆商报》2011年《香港杜惠恺拟出让*ST星美控股权》、2014年《牛散阻击 星美联合第四次重组告吹》、2015年《99.98%赞成 欢瑞世纪入主*ST星美》等等,作为上市公司几个重要截点的独家报道,都给徐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徐虹寄语:走出重庆,多发猛料

重庆商报经过20年发展,从呱呱落地的小婴儿,变成了充满朝气的青年人。对于上游财经—重庆商报的未来,徐虹建议,应该与时俱进,努力打造面向全国的财经新媒体。

徐虹表示,“上游财经不能局限于重庆的狭小范围,应该走出去,要走大财经之路,关注全国乃至全球的财经事件,多发布重磅独家猛料,面向中高端人群,增强服务性,提升专业化水平,努力做西部乃至全国一流的财经新媒体。”

徐虹还建议,还可以聘请资深财经人士撰写稿件,开设专栏,多举办有影响力的大型策划活动,以策划活动促进品质提升,促进影响力的扩大。



点击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