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情报>正文

腾讯网易为了几首歌开撕 想听歌手机上究竟要装几个APP?

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 张宇 实习生 鄢荭钰

这场两年前就该爆发的战争,终于打响了。

8月12日,在网易转授版权即将到期之际,腾讯以侵权为由起诉网易云音乐,自称“不差钱”的网易则称未与腾讯达成版权授权的谈判。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不禁让吃瓜群众要问:为了几首歌的版权撕破脸,值得吗?

其实,关于音乐版权,腾讯和网易早前已撕破了脸。

2014年,在未有版权监管的年代,QQ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曾对簿公堂。2015年“最强版权令”颁布,腾讯和网易终于和解,网易付出的“代价”是,从手握大量独家版权的QQ音乐手中买下150万首歌曲的音乐分销权。

显然,在数字媒体时代,音乐版权不仅是播放平台安身立命的根本,也是挣钱、融资的筹码,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这样的撕x战还不会消停。

 

动态

网易云音乐突遭下架

“因合作方要求,该资源暂时无法使用”。从8月开始,不少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发现,自己曲库的不少歌曲遭不明原因下架,下架歌曲不仅包括卫兰、泳儿、容祖儿等中国香港歌手,还有和BIGBANG、IU等韩语歌手。

网易云音乐8月10日发声明表示,平台歌曲遭版权方腾讯音乐集团下线,下线曲库占网易云音乐总曲库的1%左右:“我们正在竭尽全力,与腾讯音乐进行版权转授的洽谈。很愧疚,我们还没有促成版权转授的达成。”

另一边,8月11日,腾讯音乐集团也对外宣称,因为网易云音乐存在多次侵权行为,涉及的音乐作品包括由腾讯音乐独家享有的包括吴亦凡付费专辑《6》在内的歌曲,因此暂停与网易云音乐部分内容转授权合作,同时,已经向深圳法院 提起诉讼,直至对方盗版问题肃清并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在腾讯音乐状告网易云音乐的背后,或许隐藏着腾讯音乐更大的野心。

一位不具名的知情人士向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透露,网易和腾讯的版权转授协议今年到期,网易方面曾希望续签,但最终没有谈妥,可能是腾讯方面要价过高。业内人士透露,成立4年来,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持续增长,已经威胁到“版权大户”腾讯音乐的地位。

根据近日QuestMobile发布的移动互联网2017年Q2夏季报告,在移动音乐APP方面,网易云音乐上升势头强劲,新下载用户增长强劲于2017年6月达1905.28万人,同比增长率达109.77%。报告还显示,24岁以下的用户在QQ音乐占比达44.6%,在网易云音乐占比达54.8%。网易云音乐用户更具备年轻化特征,更贴近青年用户。

 

恩怨

网易云音乐曾遭微信封杀


关于这场音乐版权纷争,还要从头说起。

2014年末,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之间的恩怨已经开始,彼时,QQ音乐起诉网易云音乐,称后者有623首歌曲侵犯了腾讯的“专用信息网络传播权”。2015年初,网易云音乐又起诉QQ音乐中的202首歌曲侵权。随后,腾讯开始动用自己的 社交资源,通过微信好友及朋友圈对网易云音乐连同虾米音乐、天天动听进行封杀。

2015年1月,网易云音乐因涉嫌侵害旗下300首歌曲的播放及下载权益为由,将酷狗音乐状告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网易向酷狗索赔金额超过300万元,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2015年7月31日前,无版权音乐作品全部下线,数据显示,在规定时间内,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共下线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220余万首。“最严版权令”下发后,开启平台间相互购买版权的争夺战。

2015年10月,QQ音乐向网易云音乐转授150首歌曲版权,微信才解除对其的屏蔽,QQ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得以握手言和。

2016年,腾讯音乐整合海洋音乐,将旗下酷狗、酷我平台收入囊中。阿里音乐成功整合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百度旗下音乐业务与太合音乐集团合并。

与BAT财大气粗相比,网易云音乐并未花高价购买独家版权。受制于版权困境,2016年11月,网易云音乐启动“石头计划”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目的就是为了掌握更多头部新歌曲的版权。

2017年4月,网易云音乐宣布近期已完成A轮7.5亿元融资,此轮融资后,网易云音乐估值为80亿元。

2017年5月16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环球音乐集团达成战略性合作协议,这意味着腾讯已拥有了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的独家版权。据统计,三大唱片公司占据了 88% 的全球唱片市场份额。

相比之下,网易开始了品牌营销,从今年3月开始,网银云音乐先是在杭州地铁推出“乐评专列”,将5000条乐评铺满各个角落;之后又打造了“音乐专机”;最近,网易云音乐将30条乐评印到4亿瓶农夫山泉上,推出限量版“乐瓶”,更是刷爆朋友圈。

 

危机

互相牵制的音乐市场

按理说,花了上百亿,拥有1700万曲库的腾讯音乐早已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壁垒,为什么还会向网易云音乐下手呢?

其实,一家独大的腾讯音乐同样有着危机。有业内人士,由于现行的版权制度,不可避免的存在版权散落的情况,比如摩登天空、亚神音乐的版权在太合音乐手上,相信音乐、华研国际、滚石唱片被虾米音乐拿下。

阿里音乐集团CEO宋柯在接受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采访时就曾直言不讳地指出,按照当前的版权分布,用户如果想听到所有的音乐,必须下载两个APP,一个是虾米音乐,一个是QQ音乐,这是长时间无法改变的现状。然而,一个手机下载多个音乐APP,必定造成用户游离不定,粘性也就无法保证。相比之下,网音云音乐通过社交运营,积累了一批死忠粉、粘性很高,且占据了大部分高端年轻用户,这也是腾讯音乐想要获取的人群。

不过,因为缺少独家版权,网易云音乐同样面临危机感。在今年4月召开的2017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上,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就对曾炮轰过垄断音乐版权的行为,他提出,“独家版权甚至取代了产品创新和用户体验,成了行业的主要竞争壁垒。”丁磊痛批行业进入巨头哄抬独家版权费、赔本赚吆喝的怪圈:“版权垄断和强势资本可以解决短期问题,但解决不了长期问题。”

有业内人士指出,网易云音乐目前的商业模式还是得依靠版权转授,对腾讯的依赖过强,同时上游音乐原创能力还不够强,在这样的情况下受飞涨的版权价格影响,其未来盈利的预期愈发模糊。如果腾讯方面对网易云音乐版权授权进一步收缩,网易云音乐恐怕日子不好过。

 

科普

音乐版权有三层,翻唱也有侵权风险

音乐版权包括三层:词曲权,录音、录制权,视听版权。重要性依次递增,价值和版权费用也依次递增。在KTV、电视节目等场合翻唱一首作品,该作品的词曲权拥有者就可以获得相应的版税收益。

而在音乐播放器平台上,音乐人或歌手 要翻唱、发布、传播某首音乐作品,必须取得原词曲权利所有者授权,并同时将歌曲的录音、录制权授权给此平台方。对于数字音乐平台来说,词曲权,录音、录制权,视听版权三者的权利同样重要,缺一不可。在业内正版化的过程中,一直对词曲版权没有足够的重视。如果平台使用了一首不存在版权歌曲的翻唱版,这同样有侵权风险。

一般而言,通常归词曲创作者或版权代理公司所有;录音版权一般谁投资制作录音产品或母带谁就拥有,该版权多数情况下归属于唱片公司,有时候也归属于艺人。

环球音乐的版权归属较特殊。其中词曲版权由子公司“环球音乐出版公司”负责,而母带录制权则由子公司“环球唱片”负责。环球词曲和环球唱片都隶属于环球音乐集团,它们分别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签订了版权战略合作协议,因而腾讯音乐娱乐获得了环球音乐词曲及录音版权,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授权及版权分销业务。



点击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