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牛股村>正文

解构在宁波水表上“秒亏390万”的乌龙指

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 张蜀君


最近几天,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宁波水表(834980)因为一笔异常交易,上了头条。原来,一位投资者,疑似将19.7元/股的交易价格,错输成了1970元/股,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内,亏损了将近390万元。

不过,记者发现,在新三板中,这并不是首次发生的乌龙指事件了。那么,为什么新三板频频出现乌龙指事件?这其中存在的根源是什么呢?

现象

忘输小数点 秒亏390万

宁波水表之前的成交价一直在20元上下波动,而3月9日10时58分,宁波水表却突然在26秒内出现了两笔1970元/股的协议成交,每次分别成交1000股,合计成交394万元。

由于该异常交易,宁波水表的股价暴涨了88.9倍,市值也飙升至2304亿元,成为新三板的市值冠军。不过,宁波水表的冠军只当了一分钟。10点59分,宁波水表的成交价降至20.19元/股。买同样的2000股,只需要4万左右,相比于一分钟前的394万元,便宜了近390万元。

而根据当天股转系统提供的交易公开信息显示,这位花394万元买下宁波水表的投资者是来自中信建投郴州解放路证券营业部的“方仁杰”,而两个卖方账户则分别是方正证券株洲新华路证券营业部的“杨美莲”和长江证券成都人民南路证券营业部的“杨华”。

随后,全国股转系统第一时间问询了主办券商营业部,该营业部表示,这位名叫“方仁杰”的投资者原本是打算以19.70元/股的价格买入2000股,结果因为少打一个小数点,变成了以1970元/股买入2000股。而有媒体联系上当事人“方仁杰”,“方仁杰”也表示,“买错了,就是小数点忘记了。”

尽管交易出现乌龙,但根据《证券法》第一百二十条规定,“按照依法制定的交易规则进行的交易,不得改变其交易结果。”也就是说,此次异常交易的成交结果有效。

【科普】

新三板如何交易

先科普一下新三板的交易方式。我们都知道,A股采取的是“集合竞价、撮合成交”,而且通常设有10%的涨跌幅限制。不过,与A股不同,新三板非但没有设定涨跌幅限制,更是采取的“做市转让”和“协议转让”两种方式交易。

在“做市转让”中,做市商类似于批发商,从做市公司那里获得库存股,然后不断地向投资者提供买卖价格,并按其提供的价格接受投资者的买卖要求,以其自有资金和证券与投资者进行交易。

另一种交易方式,“协议转让”,主要是指买卖双方在场外自由对接达成协议后,再通过报价系统成交,主要包括定价委托和成交确认委托两种类型。

其中,定价委托,当买方或卖方将所交易股票的价格、数量等信息录入系统后,其他任何投资者想卖或买都可以下单。

而成交确认委托,则是买卖双方私下达成协议,敲定买卖股票的数量、价格信息以及录入成交约定号。只有输入正确的成交约定号,交易才能构成成功。

根据股转系统数据统计,截至今年3月10日,有1624家企业采用做市转让方式,9226家企业选择协议转让方式,占挂牌公司总数的比重为85%。而从成交金额来看,截至3月10日,做市转让的成交金额约为5.62亿元,而协议转让约为7.1亿元,占新三板总成交金额的比重为55.8%。

也就是说,从数据上来看,协议转让是目前新三板主要交易方式。

【追问】

乌龙指为何频繁出现

那么,新三板乌龙指到底是如何出现的?

在做市转让制度中,根据股转系统的规定,做市商每次提交做市申报应当同时包含买入价格与卖出价格,且相对买卖价差不得超过 5%。也就是说,在“做市转让”的交易方式中,两个相邻的成交价格相差不会太大。所以在做市转让中,乌龙指事件不容易发生。

不过,做市商交易员因为粗心导致下单失误,导致股价发生异动的情况也是有的。

比如红豆杉。2015年3月20日,天风证券的交易员误将其做市的红豆杉6.8元的价格输入成68元,导致红豆杉在盘中以68.4元成交了1000股,较之前的股价瞬间暴涨877%。

还有明利股份也是这样。2015年11月27日10点14分至10点15分,由于交易员下单失误,将做市股票明利股份买入下单下错为41.71元/股,并成交5000股,造成该股票盘中瞬时涨幅达514.29%。

不过,从以往乌龙指事件来看,新三板市场的异常交易也大多源于协议转让股票。

在定价委托中,由于委托不设涨跌幅限制,挂单后对手方可以点击成交。一旦买方或卖方将股票价格或数量输错,就很容易出现交易乌龙。

比如,2015年6月,一位名叫肖裕民的投资者,因为操作失误,把别人挂出的买单看成了卖单,将自己的10万股九鼎投资以0.01元/股的价格卖出,在当时,九鼎投资每股的价格在21元左右。也就是说,因为自己的失误,将原本价值210万元的股票,仅以1000元就迈出了,损失了200多万元。

而在成交确认委托中,由于这样的交易是通过互相确认委托的方式达成交易,其它第三人无法参与其中,也被称为“手拉手交易”。在这样的交易中,买卖双方可以预先商量设定交易价格。尽管新三板的一些股票异动,看起来像是乌龙事件,但实际上是交易双方在进行利益输送。

比如去年8月16日早上10点29分,新三板首家城商行齐鲁银行出现1分钱交易,以0.01元/股,交易了总共10130股。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此次1分钱交易的买卖双方,均来自同一个营业部——中国中投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济南历山路证券营业部。

而对于这样的1分钱交易,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其实是为了逃个税。因为对于原始股东来讲,如果在二级市场减持,股权增值部分需要征收20%的个人所得税。但如果将这部分股权贱卖给其他关联账户,这个关联账户再在二级市场减持,则可以免去资本利得税。

【支招】

如何防范乌龙指

那么,面对新三板的乌龙指事件,应该如何防范呢?

我们知道,在做市制度中,虽然做市机构在下单交易时,一般会有复核程序,发生乌龙指事件的概率偏小,但像红豆杉、明利股份等股价发生异常波动,是源于做市券商交易员操作失误。而这些问题的出现,其实也显示了券商工作人员的工作不细致、风控不到位。

对此,股转系统也发布了相关细则来约束不当的做市报价行为,比如对申报价格明显偏离该证券行情揭示的最近成交价的行为以及做市商报价异常变动的行为予以重点监控,并对情节严重的行为给予自律监管措施。

而协议转让制度,由于自身制度的特点,往往容易发生乌龙事件。要减少乌龙指的发生,重点还是需要从协议转让制度入手,对协议转让制度本身进行完善。

一方面可以对协议交易的界面、指令等具体操作流程进行细节优化。比如在协议交易挂单时引入警醒功能,当挂单价格明显偏离正常市价时,交易软件能够自动提醒交易者,让交易者能够避免“价格小数点输入失误”,降低失误性交易的概率。

而另一方面,也可以对协议转让方式本身进行根本性调整。比如,当出现严重偏离正常价格的报价,能否考虑直接禁止交易呢?

当然,除了协议转让制度外,要减少乌龙指事件,或许可以对股转系统的整个交易流程进行一定程度的改进,比如当出现异常交易后,对该股股票进行停牌,挂牌企业出具公告对这一交易情况进行说明,随后股转公司进行核查并公告。而异常交易是否需要撤销,则需股转公司进行判断。

实际上,针对宁波水表乌龙指事件,全国股转公司表示,未来将从制度和技术层面优化协议交易方式,防范此类事件再度发生。


点击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