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V眼>正文

观点|红胡子:科大讯飞回应质疑,不该用修辞

作者:红胡子


 科大讯飞两个月股价几乎翻倍,8月30日,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代表”市场,对其业绩、增长速度、管理层能否匹配高涨的股价和接近800亿的市值也产生了怀疑:从股市上看,科大讯飞是家大公司,但从财务报告上,这是一家小公司。薛教授的观点也很明确:科大讯飞,风险巨大。





 科大讯飞迅疾回应,按照薛教授的观点和逻辑,就不会有像亚马逊、特斯拉、京东这样的企业了。以亚马逊为例,其亏损近20年,估值却达4800亿美元就是广大投资者对其战略和落地执行能力的认可。 

应该说,薛教授作为一个学者,依据财务报表做市场推论,只说出了一般股市评论人可以说的话,从其论述中看,并无诋毁科大讯飞的意思。 也许是薛教授的名头太大,科大讯飞担心这种评论会影响到未来业务的开展,在回应教授的观点时,搬出一堆唬人的公司作为类比,以此说服市场。 对比双方论战,不难看出,薛教授说的是现在,科大讯飞说的是未来,二者的表意不在同一轨道上;薛教授观点阐述的是事实,科大讯飞反驳观点用的是修辞,一个是说实在话,一个是避实就虚;薛教授的观点是以公众身份提示风险,科大讯飞的回应更像是针对个人的情绪性呛声。


面对公众性质的质疑,科大讯飞的回应,虽然其类比的手法很难反驳,看似很有道理,但是真的能说服人吗? 答案是:不能。 作为一家公众公司,市场对你的评论,不管是赞美还是质疑,其重要的一点是,你的市场行为是引人关注的,你被关注的市场行为是需要负责任的,对于万千股民来说,那意味着真金白银,情绪性表达极其可能误导市场,后果可想而知。所以一切情绪性、避实就虚的话,要么不说,要说也只能关起门来说。 如果说科大讯飞未来的目标就是要对标亚马逊这类大公司,这应该是一件好事,但是从针对薛教授的回应来看,我们不管薛教授说得对不对,科大讯飞都犯了策略性错误,将面对公众的回应变成了针对个人的评论。这从侧面证明薛教授其中一个观点:公司管理层真的还与这家公司的市值不匹配。 

其实,科大讯飞本次回应,最大问题还在出发点上。面对市场的质疑,应该董秘出来解释的事项,变成了公关性质的品牌形象维护。

你说这是哪儿跟哪儿呢?好歹你也是800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啊!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上游财经立场)



点击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