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前鉴>正文

爆红到请黄牛排队7小时代买 敢问这是何方奶茶?

排队七小时、黄牛加价转卖,这不是在买火车票,而是一杯奶茶。

继火遍珠三角之后,“网红”喜茶春节后登陆上海,在来福士广场开出长三角区域的第一家分店。和在刚进入深圳、广州市场一样,喜茶上海店刚一开张,每天上百人排队的场面就刷爆了社交网络。

 

此外,20-30元一杯的奶茶被炒到七八十元,黄牛、代购活跃的消息传出,饥饿营销、炒作的质疑接踵而至。澎湃新闻记者走访广州、上海发现,排队已经成了喜茶门口的常态,但相较于上海门店需要排队7小时的火爆,喜茶进入时间较早、分店数较多的广州市场相对理性,平均排队时间在半小时左右。受访者均表示,喜茶的口味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但如果真是排队7小时只为了一杯奶茶,还是非常不值得。

专家指出,这是一种符号化的消费,不具理性。这时候的意义不在于奶茶本身,好不好喝已经不重要了,但能够买到这样的商品,在聊天中、在社交网络中,是向朋友传递出一种信号,我买到了很难买的、你们都没有的东西。

 

黄牛活跃,“店员”也在倒卖

喜茶门店前排起的长队,已经成了来福士广场一景。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来福士一楼中庭有三个区域被设置成了排队区。目测排队人数有上百人。每个区域均有一两名喜茶员工在维持秩序。

排在最前面的顾客告诉记者,喜茶营业时间是上午11时左右,他们从10时30分一直排到下午5时,这才快要排到。关于为什么愿意花这么长时间买一杯奶茶,受访者均表示,喜茶在网上很火,听说味道很好喝。

人气爆棚、大排长队也让黄牛和代购活跃了起来,一名排队的男性顾客告诉记者,他就是在某网络平台接了跑腿单,每杯加价50元。据悉,每位顾客限购6杯喜茶。因此,一单跑腿,该名男子可以赚300元。

在走访过程中,一名黄牛也凑上前来,17元一杯的奶茶他要卖50元。该名黄牛表示,他也是找排在前面的人购买,因此赚的钱他也要分给别人一部分。

更让记者惊讶的是,一名自称是店员的人也主动上前询问记者是否准备排队,他有两杯可以转让,两杯一共100元。

“有的顾客排这么长时间,他也不甘心买一杯,很多都这样的。我只能找顾客帮你带两杯。”上述自称是店员的人说。

在熙熙攘攘的店内,也有孕妇的身影。记者获悉,喜茶为孕妇设置了专门通道,不需排队,每人限购两杯,从下单到拿到喜茶,需要等候约40分钟。

 

已获得IDG等超亿元投资

为何一家奶茶店可以做成现象级的存在?

澎湃新闻记者在店内观察发现,喜茶的价格在20-30元之间,定价比普通奶茶稍高,略低于星巴克。店面面积在100平方米左右,整体装修风格比较清新。

店内的服务员非常忙碌,柜台后约有13名工作人员在流水线加工,而等候区的顾客每人几乎都是6杯的订单。在排队七小时下单后,还需要再等待半小时以上。

喜茶官网显示,2012年5月12日,喜茶的第一家店在广东省江门市九中街开张。目前喜茶在广州、深圳、佛山、东莞、中山等地区有分店约50家。目前,喜茶的店铺均为直营。

刚开始,喜茶使用了“皇茶”这一名字,后由于无法注册商标,于2016年初,全部“皇茶”店更名为“喜茶”。

目前喜茶的运营方为深圳美西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深圳美西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01月11日,注册资本6.25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聂云宸。

公开报道显示,聂云宸就是喜茶的创始人,并且是一名90后。目前,喜茶已获得IDG资本以及知名投资人何伯权超过1亿元的共同投资。

喜茶从广东江门起步,先后在中山、佛山开店,此后才踏足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深圳。其广深两地门店,平均单店单月营业额在100万元以上,其中深圳排队最火爆的海岸城店,面积90平方米左右,月营业额超过150万元。

喜茶入驻以上城市的第一家店开业时都大排长龙。在当地的美食攻略中,喜茶也成了热推的美食。

澎湃新闻记者在喜茶广州珠江新城店发现,有外地游客就是根据攻略推荐前来。和上海市民对喜茶充满新鲜好奇不同,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喜茶在广州已经有了多家分店,虽也需要排队,但排队时间在半小时左右。

多名接受采访的广州顾客表示,喜茶的特点在奶盖茶,奶盖茶是分层的,上盖会有一层厚厚的奶盖,下面是茶。而他们之所以愿意排队半个小时买一杯奶茶,还是因为好喝。

 

声音

排队几小时非理性,显然不可持续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经济社会学系主任刘长喜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类似的情况时有发生,去年上海的葱油饼也是非常火爆。这种现象背后,消费的意义已经不具备理性了,是符号化的消费。

“这时候的意义不在于奶茶本身。”刘长喜说,“好不好喝已经不重要了,但能够买到这样的商品,在聊天中、在社交网络中,是向朋友传递出一种信号,我买到了很难买的、你们都没有的东西。”

刘长喜告诉记者,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时代的特点,可能是商家,也可能是个人的体验通过攻略、朋友圈等形式,经过病毒式的扩散可以影响到的范围呈现几何量级的增加。

“就像我老婆,不知道在哪里看到攻略说一家奶茶店好喝,就非得要喝。”刘长喜说,“当随着供给增加,比如门店数增加,所有人都已轻松喝到时,符号化的意义就体现不出来了。那时候大家就会回归理性。”

“排十分钟可以理解、排半小时也可以理解,但是几个小时就太疯狂了,”刘长喜说,“这是不可持续的。”

 

(图片来源网络 原标题:喜茶上海爆红背后:排队7小时神话还在继续,疑似店员变黄牛)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欧阳李宁 唐莹莹 冯元晴



点击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