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牛股村>正文

盛大游戏宫斗结束 世纪华通复牌跌停

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见习记者 张蜀君

一家欢喜一家愁。耗时两年多的时间,盛大游戏私有化之争,以中银绒业将其所持有的盛大游戏47.92%的股份转让给世纪华通宣告结束。在这场“宫斗”中,中银绒业无疑是败者,但世纪华通却也并非就是最后的赢家。

世纪华通复牌大跌

1月9日,世纪华通复牌大跌,开盘报50元/股,随后急剧下跌至跌停收盘,报42.2元/股。

大跌源于1月6日晚间,世纪华通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华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浙江华通控股”)作为普通合伙人的上海曜瞿如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曜瞿如”),与中银绒业控股股东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绒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中绒集团拟将其间接持有的盛大游戏47.92%,悉数转让给曜瞿如。

本次转让后,中银绒业不再持有盛大游戏股份,而世纪华通的控股股东浙江华通及大股东则将合计持有盛大游戏90.92%的股份。据了解,此次交易前,世纪华通的第二大股东邵恒、第三大股东王佶就已经通过设立有限合伙企业收购并间接持有盛大游戏43%的股份。

另外,根据安排,本次交割完成后,世纪华通有权随时要求浙江华通、邵恒、王佶将其所持有的盛大游戏全部转让给公司。届时,世纪华通将持有盛大游戏90.92%的股份。

世纪华通中途搅局

对于盛大游戏,大多数人可能比较熟悉其所开发的大型网络游戏《传奇》,以及曾经名噪一时的休闲网络游戏《泡泡堂》。事实上,盛大游戏是一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互联网游戏公司,2009年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2014年1月,盛大游戏收到母公司盛大互动娱乐和春华资本附属公司发来的私有化要约,提出以6.90美元/股的价格,出资19亿美元收购盛大游戏所有的ADS股票。原本当年就可完成私有化,但随着盛大互动娱乐和春华资本的接连退出,盛大游戏的私有化变得悬而未明。

在此时,中银绒业开始筹备收购盛大游戏。2015年4月4日,中银绒业联合宁夏亿利达、东方鸿泰(香港)、东方弘治(香港)和豪鼎国际等组成凯德联盟,与盛大游戏达成19亿美元的最终私有化交易协议。根据该协议,凯德集团将以3.55美元/股的价格收购盛大游戏,此价格较私有化交易宣布前30个交易日的平均股价已经溢价46.5%。

然而,就在盛大游戏与凯德集团的私有化协议实施过程中,世纪华通的“搅局”,使得中银绒业收购盛大游戏的成本再次提升。2015年6月25日,世纪华通大股东华通控股、上海砾游及“东方资本”共同作为普通合伙人分别发起设立“砾天投资”、“砾华投资”、“砾海投资”,合称“砾系基金”,出资63.95亿元人民币(约合10.3亿美元),间接持有盛大游戏43%的股权。

如果按照当日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6月25日盛大游戏的市值已经达到23.96亿美元()。也就是说,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收购盛大游戏的成本已经提升了26%。

正如中银绒业所言,“自私有化完成至今已逾一年,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出资人资金成本不断提升、出资时间不断加长。”

中银绒业内患不断

中银绒业在这场收购中耗费两年多,可最终却决定“中途退出”。实际上,除了收购盛大游戏的成本增加外,更大的原因或许还是由于中银绒业“内患不断”。

从公司基本面来看,2015年中银绒业净利润亏损8.74亿,截至2016年三季度再次亏损3.2亿元。也就是说,如果2016年继续亏损,中银绒业将能面临连续两年亏损被退市风险警示。实际上,中银绒业为了挽救业绩,目前也在筹备将其全部或部分资产、负债出售给中绒集团,同时拟收购一家主要从事通信设备的生产、销售,提供云计算及综合服务业务的境内公司的控股股权。“尽最大努力化解公司面临的风险。”中银绒业表示。

另一方面,中绒集团所持有的多个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出资被司法冻结。据了解,2016年1月,中绒集团因在盛大游戏私有化过程中“依合同约定调整其出资份额事项”,被耿国华在内的5位投资人起诉。根据法院裁定,冻结了中绒集团在中绒传奇、中绒盛夏等多家有限合伙企业的出资,解冻时间尚未明确。而这几家企业,正是中绒集团作为盛大网络的股权收购平台。

“尽管中绒集团出售盛大网络股权的价格并未公布,但可以确定的是,此次出售,对于解决中银绒业目前的亏损和收购资产,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

另外,一位投资者向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表示,盛大游戏曾经虽然极度辉煌,但近几年在游戏市场表现平平,“只是一个过去的传奇”。


点击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