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前鉴>正文

互联网+共享经济 玩具租赁困局怎么破?

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 谈书 摄影 钟志兵

17日上午,重庆大坪英利大融城,商场10点刚开门不久,1岁半的淘淘和奶奶就一起直奔一家玩具店挑选自己喜爱的玩具。与其他玩具店不同的是,这家店的玩具并不对外销售,他们类似“玩具图书馆”,小朋友看中的玩具可以用很少的钱租回家玩,两周以后归还就是。

“共享玩具”,看似用“以租代卖”的方式解决了家长们的痛点,用最少的钱满足孩子们的“喜新厌旧”,还最大限度腾出家里空间。可是这个号称重庆首家婴幼儿玩具租赁平台,在重庆苦苦经营3年时间,前后换了两个地方,知晓的人仍然少之又少,全靠熟人之间口口相传,公司至今没有盈利。

1300元的玩具一成价格租回家

▲孙婆婆(左)带着孙子试用玩具。

2岁零2个月的沐沐是这家玩具图书馆的会员,早在一年前他的父母就在这里给他办了卡,现在每个星期他都会跟婆婆一起,来这里挑选自己喜欢的玩具。“小时候都是我们帮他选,现在都是他自己来选。”17日上午,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在店里见到沐沐的婆婆孙女士,她告诉记者,从家长角度来说,租玩具肯定比买要划算很多。

和沐沐一样,1岁半的淘淘也是这里的会员,刚好和奶奶一起来店里租玩具,以淘淘看重的一款可乘坐的遥控儿童电动车为例,记者做了一个比较,在普通的玩具商城,这款儿童车要卖到1300元左右,在玩具图书馆,只需要128元就可以租回家玩两周,如果是他们的会员,还可以在128元的基础上再打折。“这种大型玩具,肯定租会划算很多。”淘淘的奶奶朱女士告诉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他们也要给孩子买玩具,但是很多大型的玩具动辄上千,孩子也玩不了多久就不想玩了,在这里来租的话品种多,省钱省空间。

模式——

线下:展示+体验 400多种玩具随便玩

“这家实体店,主要是展示我们的玩具,同时也能让会员来现场体验。”玩具租赁店的店员江霞告诉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目前店里有400多种玩具,国外大品牌占到八成以上,其余的也是国内知名玩具品牌。

在实体店里,益智类、遥控类、休闲类都有,根据大中小型的玩具分类,价格也不同,其中,大型玩具占多数。“大型玩具价格高,占地方,有的还不好买。”江霞称,很多家长都愿意花钱租大型玩具,让孩子回家“玩鲜”。除了租金便宜,很多玩具在国外上市以后,他们就直邮回国,可以让小朋友“玩新”,往往这个时候,重庆的各大玩具店,这些货品都还没有上市。

小朋友可以到实体店里自己挑选,挑到喜欢的就直接租走。

线上:下单+配送 主城九区送货到家

为了迎合市场和方便顾客,他们将主要客户群放在了线上,实体店的流量也尽量导向线上。这家玩具租赁平台的老板谭懋杰想的是,用时髦的互联网+风口上的共享经济,肯定能将玩具“转”出新花样。

谭懋杰雇佣了专门的团队,开发APP,开办了淘宝店和微店,只要重庆主城九区的客户通过线上下单,就由自己的物流送货上门。

困境——

苦营3年仍难盈利

在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采访的一个上午里,来实体店里体验的总共有两个会员,临到中午有一个家长前来问询,“就平日来说,已经不错了。”江霞苦笑,一般周末两天来店里的孩子比较多,平时一个上午可能都来不了一个人,特别是那些住得远的。

“叫好不叫座”一直困扰谭懋杰多年,这个看似多赢的“玩具共享”至今没让他赚钱。“现在算一算,我在三年前就开始做这个,肯定是重庆首家,从全国范围来说,也算走在前列。”谭懋杰将店辗转从南坪开到大坪,从40平米扩大到400平米,目前只能做到收支平衡。

谭懋杰与青岛、成都的同行也聊过,都在感叹“难赚钱”。他算了一笔账,仅实体展示店,每月的开销就要数万元,他们现在主要还是采用会员制预付款的方式,很多家长对玩具租赁的态度还存在不少疑虑。3年时间,玩具租赁的会员才发展到400人左右,全靠口口相传,互相介绍。

不过,对于这门生意,谭懋杰还是很有信心,他的想法是未来将重点放在APP上,同时和其他城市进行联动,将国内的玩具租赁平台打通。

调查——

透明度不够 监管存空白

玩具租赁解决了用户痛点,可在它不赚钱的背后,管理标准的不统一和监管缺失等问题仍然突出。

损坏

店铺制定赔偿标准有失公平

曾经,就有用户租了玩具,结果小朋友在上面撒尿,损坏了元件。江霞称,一般情况下,他们会提醒家长,如果损坏要第一时间告知,然后由他们派出的维修人员去维修,“如果只是一些声光功能的小毛病,能修好都没有让客户赔钱。”她也强调,若是损坏严重,维修费用都由用户承担。

江霞说,在孩子挑选玩具时,工作人员也会进行引导,比如2岁以下小朋友玩的,那么4岁的孩子就最好不要租,从而避免超龄出租导致玩具损坏。

在调查时,玩具损坏赔偿标准不明确,让部分家长感到很不合理。家住渝中区的肖先生有个3岁的孩子,虽然对玩具租赁的模式认可,他同时直言,赔偿标准由店铺单方面来制定,对消费者来说,这显然有失公平。

卫生

消毒是否到位家长不放心


▲店员对玩具进行消毒。

小朋友喜欢咬咬啃啃,租玩具家长最担心的就是卫生问题。在采访时,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也看到工作人员给回收和准备出租的玩具消毒。记者看到,工作人员先用婴幼儿专用湿纸巾进行清洁,然后是消毒擦拭,接着再进行高温喷杀和紫外线消毒。 

调查时,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致电工商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是租赁过程中造成什么纠纷,工商可以介入,但是如何界定消毒是否到位,他们并没有什么标准。随后,记者致电卫计委卫生监督局咨询,也没有明确的部门对玩具租赁市场的消毒工作进行监管。

有家长就提到,应该有相关部门对此加强管理、严格把关,确保消毒设施到位,起到应有的消毒效果,以防疾病传播,保证儿童的健康不受影响。

质量

购买渠道和品质展示需透明

今年2月份,来自国家质检总局缺陷产品管理中心的一条消息也引起家长关注,欧盟对三款婴幼儿用品玩具实施召回,比如一款产地匈牙利名为“Dohany Quad gyemekjáték ”骑乘玩具,产品不符合《玩具安全指令》和相关欧洲标准 EN 71-1 的要求而被召回。在出租的这些玩具中,因为被循环使用多次,质量也是很多家长关注的焦点。

谭懋杰解释,进口的玩具一部分是通过亚马逊海淘,也有国外直邮,国产品牌都是找经销商直接拿货。玩具品质必须由他们把好第一道关,对这些购买凭证,后期他们也可以在店里进行展示。

记者了解到,国家标准委曾表示,今年正抓紧组织制订、修订一批玩具、婴童用品国家标准。部分新标准近日将陆续发布。

建议——

细分市场 尝试社区化经营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导廖成林接受上游财经—重庆商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共享玩具”看似运用了最时尚的元素,却一直不受资本市场的看好,高端玩具的共享更像“鸡肋”,好看不好用。

廖成林主要提到两个问题,其一,安全性,这里面不仅涉及消毒,现在很多玩具还会有用电等方面,没有行业主管部门,监管的空白,让风险增高;其二,维修保养,玩具的破损存在不可控性,维修成本没有标准,目前存在诸多问题没有解决。

要让玩具共享在互联网+时代风潮中实现新突破,廖教授建议,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尝试。减少玩具品种,让成本可控,同时进行主题式管理,社区化经营。比如,将玩具细分,高档玩具、木质玩具、遥控玩具等等,定期推出主题,在各个“小”社区进行推广,不用面面俱到。


点击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汇融文化传播(集团)有限公司 ICP备案:渝ICP备050014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