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那些被网红公司裁掉的年轻人(四)
2018-02-13 07:14:27.0 来源: 腾讯财经 编辑:刘登

离新年还有3天的时候,王健林寄予厚望的万达网络科技集团,被媒体曝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

据称,此次架构调整将只保留公司职能部门——这意味着超过千人面临被裁员的命运。

裁员从不鲜见,但作为个体的员工,处于行业的神经末端,变动对他们生活的影响更细微和具体。

2018年伊始,我们找了过去一年中4位被裁员的年轻人,他们都经历了人生中一场闪电般的风波。

弱小的个人和庞大的机构去对抗,会有胜算吗?


年轻人D:链家地产经纪人

我出生在哈尔滨农村,2012年的夏天,只身到北京,想为自己谋个发展。来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进了这家公司做房产中介。

在老家时,我干过一些杂活,东北整体经济不行,挣得少,一个月七八百块,连自己生活都不够。还卖过一阵子保健品,感觉那是忽悠人的,一个月干满就辞了。

刚来到北京,感觉真是不一样,房地产行业正在上升期,南边到处都是刚建起来的楼盘,公司也特别好,一切都很有秩序,我只需要穿着西服,坐在办公室里找房源,等一个又一个顾客自己上门,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感觉很充实。

一开始的日子很苦,我在方庄租了一个小二楼的单间儿,一个月400多,只有四五平米,一进屋就上床了。冬天风特别大,窗户漏风,我当时用那种东北用的塑料布糊窗户,但风把塑料布扑开了,半夜把我冻醒了。

但我心里还是觉得,每一天都有奔头。带我入行的师父是个辽宁人,很能担当。带客户看房的时候我就跟着,他负责教我话术。他跟我说,出来就是为了挣钱的,不能一天到晚想着玩儿。

第一年没挣着钱,我没脸回家过年。除夕夜零点的时候,跟朋友在鞭炮厂放残次品玩儿。那时给父母打电话,心想日子不会这么一直苦下去,得干出一番事业来。

等第二年,每天晚上回去,我都会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好。5年多的时间,我从A0一路干到A4(不同的职级对应不同的提成),最高是A9,一级一级往上升。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样的成就感,感觉自己有一个持续的目标,也眼看着我们公司做到了行业内数一数二的品牌。当时说实话,我们确实很高傲,根本瞧不上其它公司。一个小区里如果说有4套房子要卖,我们公司就能卖掉其中的3套,当时就做到这种程度。

但情况在16年底至17年初发生了变化。半年内,国家连续出台了一系列调控楼市的政策,我们的交易量大幅下跌。从2017年开始就能明显感受到,来看房的人少了。于是领导抓量化抓得特别紧——量化是行话,就是即便市场不好,也要带人看房子。

人都不买房,中介也得继续上去硬拉——你看房子吗?留个电话,那就算带看房了。但我不愿意干这些,这不是骗人吗?

量化达不成,领导会问怎么办?有同事出招,去小区里边插房源纸,就跟发传单一样,往业主门儿上插。还有人承诺了,干不到多少业绩,我就离职。但我从来没给过领导态度,我认为我不拿底薪,赚的是我的提成,没必要这么逼着我。

到了2017年的冬天,我被逼得也不行了,就做了一次假量化——那真是我5年多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作假。我报了一个假的手机号码,谎称带客户看过房了,结果被公司发现了。

实际上,今年没有中介不做假量化。原本不至于被开除,刚好公司又来了一个客户,我带他去看房,也做了记录,但后来对方不认,公司再次认定我做假量化。按照公司的规章,两次触犯黄线就累积成一条红线,要被开除。今年我所在的片区,就我所知,至少有5个资深中介,因为这点原因被撸下去了。

我也求过情,跟领导说,你怎么罚我钱都行,甚至扣我积分,把我扣没了都行。但是公司一点情面不讲。我只好自己递了离职申请。

刚离开时,眼泪都要下来了。说实话,我真把这份工作当自己家来维护了。走到哪我都说这个行业好——这么多年的青春都放在这里了。

现在,我又回哈尔滨了。收入和之前没法比,以前在北京,平均下来一个月是15000元,现在一个月能有5000元就不错了。心里还是有不甘,到现在我还在探前领导的口风。

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回去。虽然那里也伤透了我的心。但你要知道,还差一个月,我就在这里干满6年了。


作者:卫诗婕 曹彦(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出现人名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