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万字长文揭秘:朱明跃怎么就成了猪八戒?(二)
2018-01-12 14:08:46.0 来源: 上游新闻 编辑:刘登

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 刘涛 杨帆


我还记得,大约17年前,在重庆酉阳第一次见朱明跃,他那时是酉阳电视台的记者。他淳朴、爽直、聪明。当他注视着你的时候,眼神总有那么一种亲切、专注。他在酉阳出生长大,有了家庭和孩子,他甚至还没有认真考虑过离开这样一个偏远小城。他那时的神情与现在一模一样,笑容、发型、不时的手势也一样,岁月好像除了给他带来百亿级的企业、即将催生一个又一个富豪外,没再给他留下更多可寻的痕迹。

重庆猪八戒总部外面的草坪上站立着多个形态各异的猪八戒塑像,它们有的拿着算盘,有的举九齿钉钯,还有的在拍照……它们憨态可掬。

看看它们,我突然想起有人说的一句话:朱明跃越来越像猪八戒了。

4猪八戒中秋前过堂

2011年,农历兔年,对猪八戒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年头。

秋天到了,喜事跟着来:IDG决定投资猪八戒。你还想不到,协议在中秋节的前一天的傍晚最终达成。也许由于谈判太过艰难曲折,朱明跃都没有抬头望望中秋前的明月,没有看看那明月中有什么。

IDG的名头是特别响的。其实,早在2007年初它就接触过猪八戒,但当时认为猪八戒模式太超前,玩不了两年就会死。2010年底,IDG的一个投资合伙人来了重庆,他意外发现猪八戒居然还活着。他当时非常震惊。

IDG决定投猪八戒。为什么是666万美金?36并非迷信。

最开始谈成的价600万美金,占股10%。朱明跃在北京和IDG的人谈完后准备回重庆,他在机场随意买了一本书,《创业不可不知的融资知识》,常识性的科普读物,——他说,实际上常识性读物有时比高端读物来得好。朱明跃清楚记得:书中讲了这样一件事,很多创业者在融资过程中犯一个错误,对自己的公司的估值没有概念,到底是融资前估值还是融资后,一字之差会带来几百万的差异。“我当即算了一下,如果IDG10%股份,那么该是投666万美金。少了66万美金。这后来是要值几个亿的。”

朱明跃不干了。他要求把66万美金加上去。当时双方只签了一个投资意向协议,还有谈判余地。

他约IDG的合伙人来重庆,晚上他们在两路口希尔顿喝茶,又一个必须熬的夜晚。朱明跃要求把金额改过来,合伙人坚决不干。“我非常执着,不同意就不准他睡觉,一定得答应,熬到下半夜三点钟,他实在憋不住了,他又太想投这个项目,最终答应回去帮我在IDG投委会上做做工作。”10多块钱买的书,给朱明跃带来了几个亿。从那之后,他买书都是大捆大捆地买。

合伙人回北京后,并未做通投委会的工作,最后只得喊朱明跃到投委会再次陈述猪八戒,相当于一次过堂。

朱明跃又来到IDG,他被安排坐在熊晓鸽旁边。熊晓鸽什么人?IDG资本全球董事长,中国投行神一般的人物。

朱明跃发现,他讲得泡沫横飞,熊晓鸽却睡着了,在打鼾!

“我当时要死的心都有。”

因为朱明跃认为投不投最终由熊晓鸽拍板。他非常失望地准备离去。但意外地,在他站起来的时候,熊晓鸽突然醒了,“他起身把我送到电梯口,叫我在楼下的星巴克坐一下,他们还有合伙人要和我谈。”

建国门中粮广场楼下的星巴克。IDG在楼上办公。“我现在走到那里依旧倍感悲凉。”朱明跃说。

“第一个来谈的人是李骁军,长期在美国。他约我吃午饭,我以为吃饭的时候,他会和我谈猪八戒,哪知饭都完了,他绝口不提猪八戒三字,倒是问我怎么做记者,怎么看博客,全谈虚的。我后来明白这是他考察的一部分。”

朱明跃回到星巴克开始喝咖啡。接着下来一位,告诉朱明跃:你不能要价666万,600万我们都要考虑。但朱明跃坚持自己的。“他们合伙人多,一会儿下来一个,像搞车轮战。我就是不松口。”朱明跃不可能忘掉那天的经历。下午,北京开始降风,他坐在星巴克外面,心被吹得哇凉哇凉的。傍晚,剩下他一人还坐在那里,IDG还有人要下来谈。“真的是秋风悲凉。我当时想如果我放弃666万,那么600万也将没有希望。”

晚上7点过,熊晓鸽终于下来了,和一位女士,提着一盒《山楂树之恋》电影宣传的月饼。他也是来和朱明跃喝咖啡的。朱明跃从午饭后喝到现在,已是一肚子的咖啡。

熊晓鸽说,我不是来给你谈价格的,是来给你谈谈我们的资源。

他马上给崔永元打了个电话:老崔啊,我们马上要投猪八戒,能否让猪八戒上一下星光大道。

接着,又给张艺谋打电话:老张啊,我们马上要投猪八戒,能否拍一部猪八戒的电影。张艺谋听得云里雾里。

管你老崔老张的,朱明跃只在意666。这时,熊晓鸽突然他说了一声“OK”。

听到这个消息,朱明跃面无表情,他无喜无悲,“我真的被折磨得快死了,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像是在很深很深的湖里丢进一个小石子,湖面迅速恢复平静。”

当晚,与熊晓鸽一起下来的女士陪朱明跃观看电影《山楂树之恋》,一部IDG投资的电影。或许她曾经当过知青,哭得一塌糊涂。一旁的朱明跃已没有心思欣赏山楂树下的爱恋,他的心早飞回了重庆。第二天就是中秋,想到可以和家人团聚,朱明跃顿时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

这次融资对猪八戒有里程碑意义,表明被主流所重。猪八戒也从一个草根创业公司长成董事会治理下的现代企业。

猪八戒有钱了。团队有人兴奋,想法倏变,主张积极进取,花钱买时间、资源。一时嚣嚣哓哓。朱明跃异常沉静,他否定了这种太过蹈危陵险的做法。他深知猪八戒的商业模式还未成功。他也知道,IDG之所以投猪八戒,不是因为猪八戒真的做得好,而是因为猪八戒是这个行业的第一,可以说,IDG投的是这个行业,这个品类。

朱明跃提醒团队,多照镜子,不要因为别人给你钱,你就成功了,就可以挥霍,盲目扩展。他提出继续保守下去。“如果不保守,钱一烧完,我们还是会死。到今天我依然天天有危机感,我的账上趴着20多个亿,我还是感到危机重重。”


5猪八戒的秘密

可不,IDG的投资后不久,朱明跃就陷入了无比的痛苦中。

钱花了些,但猪八戒和过去没多大区别,看不到质的改变,那头猪还是不大赶得动。交易平台的转化率不高,交易规模一年就几个亿,收入更小,一年千把万,每年增长缓慢,其他互联网公司动不动指数级增长。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所有人迷茫着。

朱明跃说:“猪八戒变成了一杯温开水,既不滚烫又不凉,不死不活,不生不灭,看不到希望,想起未来激动,看了财务报表又惭愧。我感觉像站在中梁山隧道的中间,出口在哪里都不知道,但是你必须前行。必须保持正确的方向和步伐,去寻找出口。”

怎么做才能让猪八戒来一场翻天覆地变化,而不是一直像老乌龟那样慢腾腾的?有什么招数?

必须找到猪八戒的发展秘密。它究竟是什么?到哪里可以找到?2011-2013年,朱明跃苦苦探索、寻找,但毫无结果。他迷茫、痛苦,甚至恐慌、绝望。

猪八戒的秘密是所有人的秘密,谁来破解这必须破解的秘密。

这时,佣金模式暗藏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其一,它的天花板到了。除非存在海量的交易,否则变现能力极低。

其二,跳单越来越多。买卖双方通过猪八戒认识,却私奔了,私下交易。“跳单越来越多,像癌症一样折磨着我们。”

其三,佣金模式更适合初学者,不适于知识主流,这些主流不可能把时间浪费在取名字这样的事上,且莫说背后还有数千人竞争。

朱明跃提出:我们必须进化,必须痛下决心,重构、再造我们的模式。

怎么个再造法?

国外有什么先进经验拿来用用?那个时候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模仿气很浓,美国有什么,中国一下就仿过来——Copy to China(小孩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成为时髦。但猪八戒在美国没有对标企业,仅有近似的几家,鲜有借鉴价值。

冥行索途,誓窥秘密,哪怕不惜把整座大厦推倒重来。朱明跃真的这样做了。

猪八戒启动了一项代号为“腾云行动”的再造工程,把网站、产品、商业模式全部推倒重来。这是何等痛苦的笨办法,把自己一片片撕碎,再重新缝合起来,再撕碎,再缝合。接连9次“腾云行动”,9次撕裂自己,一次次一遍遍找寻。

每一次都要花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重新编程开发,以为行了,结果上线后发现不符预期。9次腾云后,猪八戒也从一个社区变成一个交易平台,从买家发需求的模式变为像淘宝那样的卖家开店的模式,把严重低频、非标、非专业买家的服务做成规模化交易。做平台真像在沙漠上建城市,朱明跃天天站在设计、编程人员的背后,地儿都站成坑了,指挥着这沙漠之城的建设。

“腾云行动”除了夯实猪八戒在这个领域的绝对老大位置,实际上并不算成功,那秘密依旧是秘密。

2013年底,朱明跃神情沮丧地坐在了熊新翔的办公室,他希望像过去一样得到老朋友的指点和安慰。但熊新翔装着没有看见,他知道朱明跃遇到了什么困难,他就是不说。他们聊了些别的。一个月后,朱明跃又来了,他说:我现在缓过气来了,上次希望你安慰我,没有得到,我回去反思了,我明白自己必须去面对困难。

熊新翔如此为何?他认为,朱明跃要成为一个创业者,成为一个现代企业的领导者,必须彻底转型,在完全无助的时候完成自己的转型,用自己最后的那口气爬上去,而不是捞到救命稻草。“只有这样,朱明跃才能真正成熟强大。”

朱明跃去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他希望在这里找到突破之法。在一次课上,老师讲道:所有的平台,最后都是用海量的数据来为用户提供延伸服务。这句话让朱明跃茅塞顿开。

猪八戒有上千万的用户数据,它们却像一片被遗忘的大海。一直以来,他们看到并注重的只是海面上穿梭的船只(用户在上面交易),而忘记了大海本身的价值,那大海深处的价值。

朱明跃恍然大悟。

他觉得已经找到了那折磨他多年的秘密。原来,它在大海深处,而不在大厦内的某个角落。

朱明跃彻底明白了,事情原来是这样的:企业在设计Logo的背后有商标和商标保护;在经营中需要会计,需要记账报税;产品出来了需要推广,如果继续做大,还需要融资上市……服务链条不断延伸下去,猪八戒的业务不断挖下去。

那是2014年,朱明跃兴奋得像个孩子,他特地去了一趟格陵兰岛,在极地跑了一趟半程马拉松。这次远行被媒体解读为一次“窥见未来之旅”。

跑马归来,朱明跃组建“敢死队”,推动商标注册和知识产权保护。仅6个月,就带来了近亿元的收入,猪八戒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

“数据海洋+钻井平台”,猪八戒新的战略,深挖海量数据价值。随后,他在法律文书、会计代账、职业服装制作、印刷、工程设计和金融等领域展开全方位的服务探索。

沉睡的火山突然爆发,猪八戒爆发性的发展挡不住。它这时真的腾云而起。它一端朝向中国上亿中小微企,为它们提供全方位的服务、管理工具、孵化平台、教育培训和金融服务;另一端面朝千千万万的知识工作者。朱明跃紧抓两端,为中小企业服务,为知识工作者创造机会,两端无缝相连,对之企业,天下人才为我所用;对之知识工作者,天下生意为我做。

天下,猪八戒慨然而行。

2014年下半年,猪八戒完成B轮融资,获得IDG和重庆文投集团1750万美元投资,成为中国领先的服务众包平台。朱明跃终于可以自豪地说:“服务交易不能学淘宝,也不能学亚马逊,要走自己的路,如果用C2C纯粹市场的办法,一定会死。”

实体电商的阴影曾那么久笼罩着猪八戒,朱明跃不知是脱了好多层皮才把猪八戒从这阴影中拖出来,走出了服务交易的一条新路。他发现,服务交易与商品交易看起来都是交易,其实截然两事。商品交易,你把要买的东西放在购物车上,结完账就了事;而服务交易,下单才是交易的开始,后续涉及方方面面,它是交易但又不是。它是一个依然值得探索的丛林地带。

2015年五一,朱明跃带领26名高管集体去戈壁徒步,重走玄奘之路。整整3天,走了81公里。最后一天,朱明跃脚受伤,所有的人劝他放弃,但他还是走到终点。朱明跃其意显明:无论有多难走的路,只要坚持走下去,都能抵达目的地。

戈壁徒步后,猪八戒又完成了26亿元的C轮融资,估值高达110亿元。

猪八戒紧接着宣布免除交易佣金,启动区域化战略,从线上走到线下,从重庆走向全国。

猪八戒真的飞起来了。


6猪八戒成了一头怪兽

最初猪八戒只是一头猪,后来进化到猪八戒,“那么,现在你可以说它是一头怪兽。”

怪兽总是难以理解的。说它怪,是因为你无法说清它为什么长成这个样子。朱明跃也解释不了今日的猪八戒,它和最初的想象差别太大,所以,在大楼门前的草坪上会有各式各样的猪八戒,让你去体会,容你去想象。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哈姆莱特——把这句话改一改,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猪八戒。正因此,朱明跃那么不喜欢被脸谱化,“威客出来的时候,他们说猪八戒是威客,众包出来的时候,他们说猪八戒是众包,分享经济出来的时候,又说猪八戒是分享经济。猪八戒到底是怎样的,我认为一个概念是装不了的。”

说它怪兽,还因为你不知它的未来。朱明跃也不清楚。“它还在进化,将来它会进化成什么样子,我也想象不出来。”

完成C轮融资后,当所有人都在兴奋中的时候,朱明跃却陷入了沉思。我究竟在做什么?他不断问自己。

过去,猪八戒只是做服务交易的一个网站,目标在于把交易规模做大,让更多商家在平台上赚到钱。现在,猪八戒也成为了社会的一员,它的社会价值是什么?

朱明跃给猪八戒套上了一项新的使命:连接天下人才服务全世界。以往,如果一位在偏僻乡村的小姑娘通过猪八戒每月可赚到8千元,朱明跃就觉得有成就感了;而今天,他看到的是万万千千的中小企业,千千万万的知识工作者,猪八戒要把他们聚集起来,释放他们的创造力,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这好像企业社会责任论的老调啊。但朱明跃确实这么思考着。他认为,猪八戒远不是一个交易平台,而是一项社会基础设施。既然是社会基础设施,那么就要沉到社会中去,落在基础那点去,把社会价值扛在肩上。“猪八戒存在的逻辑,就是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

有了这个格,朱明跃便开始猪八戒的社会布局。全国30多个城市相继运营八戒园区;未来3年将在全国1000个区(县、市)布局八戒共享服务中心;将在重庆龙兴镇建设八戒小镇,为创业者提供生活平台,他们的生活、工作、生意在这里一并解决。很多人不了解,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了,为什么还建园区?朱明跃说,我觉得大家对互联网有一个误解,以为互联网做大了真的不需要传统的东西了,恰恰相反,管你是什么公司,只要开公司,就需要办公桌,需要工作空间,你和客户谈判也需要会议室。

猪八戒也开始国际化的实验,今年与新加坡报业控股合作成立新加坡猪八戒,探索如何在东南亚推广猪八戒的模式;在北美的多伦多、休斯顿设立办公室,探索知识产权的国际化。

午饭时间早过,朱明跃从身侧一个布袋里取出几个小盒子。他带了餐。里面装有两份蔬菜和一小碟红烧肉。他吃得很少。

我们顺便聊一些轻松点的话题。

“在哪一年你觉得你成功了?”

“到现在我也没有觉得自己成功。”

“对准备创业的有什么忠告?”

“你的梦想再伟大,你的事业再海阔天空,切口一定要细,你的切入点必须比绣花针还要细。”

“在你看来,创业是?”

“创业不是人干的。太累,压力太大,一般的人承受不了。”

“现在,你是不是轻松了些?”

“压力比任何时候都大。猪八戒在横着长,风险巨大。”

“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创新?”

“我都创新了11年,现在整体的创新不做了。从创造企业到经营企业,我必须成熟,不能再孟浪,不能还像一个年轻人一样。成熟,成熟之美啊。只有成熟了,对社会的贡献才真正释放出来。今后把全国这么多园区做好了,就不容易了。越到后面越难以腾云,现在四五千人的公司,船大难以掉头,莫说腾云了。”

“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大多分布在北京、深圳、上海、杭州,猪八戒为什么能在重庆成功?”

“那些靠技术驱动的公司应该在北京、深圳、上海、杭州,而平台级的公司,原则上应该出现在这些城市之外的地方。你的公司10年都不赚钱,谁养得起。猪八戒的发展需要时间积累,重庆较低的成本可以让人才、市场、团队慢慢生长起来,让市场生长起来。我们现在好多人才差不多花费10年时间才成长起来的。”

“重庆缺IT人才,是否影响了猪八戒的发展?”

“缺IT人才,不全是坏事。我们完全可以培养,在重庆,这些人才面临的诱惑少,选择也少,那么人才队伍就会稳定。如果人才像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企业是不可能发展的。”

“猪八戒有今天,主要靠什么?”

“我认为,主要靠这个时代。我非常感恩这个时代。如果把我放在7080年代,我想我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没有大众创业,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创办公司,那么猪八戒就没有业务;如果没有万众创新,那么就不可能出现猪八戒。没有时代背景,猪八戒就是乌托邦。10年前做,猪八戒太超前了,现在来看还是超前。”

今天的中国已步入中等收入国家,中高端人才比例大幅增加,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朱明跃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已经从之前的“人口红利”向着“人才红利”转变。

如果猪八戒在以前做的是“知识经济”,那么现在可称为“知识人经济”。虽然多了一个“人”字,但价值大相异,世界全不同。猪八戒驶入了一片新的大海。

又见大海。

大才槃槃,朱明跃已有昂昂气度。

气象万千,猪八戒已是无边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