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万字长文揭秘:朱明跃怎么就成了猪八戒?(一)
2018-01-12 14:06:23.0 来源: 上游新闻 编辑:刘登

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 刘涛 杨帆


那天晚上,朱明跃在一家接私活的社区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谁能帮我设计猪八戒网站,报个价。第二天清晨,在他出门前,朱陶打来电话:你这个很简单,我只需一周的时间,500元。交易当即达成。因为这500元的生意,11年后,朱陶成了亿万富豪。

网站上线了,要人值值守守,当时,董长城大学辍学在家,无事可做,便得了这份工。没有工资,只解决一日三餐。11年后,董长城也即将成为亿万富豪。

2006年到20181月,猪八戒网到底诞生了多少位亿万富翁?朱明跃一时数不出来。有些他好像记不起了。当然,肯定少不了他自己。

我还记得,大约17年前,在重庆酉阳第一次见朱明跃,他那时是酉阳电视台的记者。他淳朴、爽直、聪明。当他注视着你的时候,眼神总有那么一种亲切、专注。他在酉阳出生长大,有了家庭和孩子,他甚至还没有认真考虑过离开这样一个偏远小城。他那时的神情与现在一模一样,笑容、发型、不时的手势也一样,岁月好像除了给他带来百亿级的企业、即将催生一个又一个富豪外,没再给他留下更多可寻的痕迹。

重庆猪八戒总部外面的草坪上站立着多个形态各异的猪八戒塑像,它们有的拿着算盘,有的举九齿钉钯,还有的在拍照……它们憨态可掬。

看看它们,我突然想起有人说的一句话:朱明跃越来越像猪八戒了。

1一气之下,取名“猪八戒”

朱明跃还是离开了酉阳,来到《重庆晚报》,做时政新闻记者,——继续着他的老本行。他全身心扑在采访上,白天,他真的一门心思这样,当夜晚来临,他在做什么呢?

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提出:白日与黑夜存在不同的法则。白天朱明跃完成传统媒体工作,晚上醉心于新媒体。那时的新媒体汹汹而来,新旧媒体两大阵营中的有些个人像小区两排正对屋子里的两条狗一样狂吠。朱明跃可不在乎他们的叫声。他只遵照自己的兴趣和理解,比如,那博客,在2005年大行其道,似乎要颠覆一切传统媒体,也准备这么干。“我也写了一段时间博客,建了一个博客站。”朱明跃说,我发现博客不可能颠覆什么,它纯粹是一个人或一群人在那里自说自话,什么也颠覆不了,它的商业模式和报纸差不多,依旧是“流量+广告”模式——所谓“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报纸一直这么玩的,并且玩得还要彻底、血腥。

不能把脏水和孩子都倒掉。博客不行,并不能代表新媒体不行。什么样的新媒体可行,什么样的新经济模式有机会?

看看当时的互联网版图。朱明跃发现,除了新闻资讯类、社交聊天类,就是电商——淘宝和易趣打得如火如荼,当当的书卖得风生水起,京东不在中关村摆点开始网上卖电器。他想,电商做得雄雄壮壮,未来服务业必然比第二产业要火,为什么没人搞互联网服务业?难道这是无人区?

不。早有人被服务业的这块“未来蛋糕”深深吸引,且探索有之,朱明跃后得知,包括猪八戒这个名字,也是别人探索失败后丢弃的。要是朱明跃当时了解这点,或许他可能因为这一已有的失败而止住自己的脚步。那“猪八戒”可能真的石沉大海了。

人们所看到的往往是冰山一角。

那真是互联网特别绚烂的年代,你真的还记得吗?是的,朱明跃记忆犹新,个人站长大行其道,草根站长盛行,“我有一帮朋友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包括一个叫华军做软件下载站的,昨天我们还联系了,他依旧在江苏下面的一个县。”

朱明跃想冲进“无人区”。他自学编程,设计网页。他现在记不清,究竟在2005年夏季的哪个晚上,设计出了猪八戒网的第一个版本。

这是一粒新种子,谁能想到10年后它会长成参天大树呢,否则,该在种子的旁边写下它诞生的具体日期。

好吧,这粒种子总该有个名字,并且,上传到虚拟空间,必须注册域名。

什么名字?朱明跃没料到他想好的名字全被用了,一气之下,自己不姓朱吗,猪八戒该没人注册吧,结果一查,zhubajie.com也被注册了,但是,zhubajie.com.cn还没有。“我立即把它抢注下来。”

朱明跃后来发现,这个域名本不属于他,“是潘石屹的。”

猪八戒原来是潘石屹早早的一个梦想。这多么不可思议,似乎再次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了不起的事物总有更了不起的幕后。朱明跃讲起这段往事,爽爽朗朗笑了。

“潘石屹当年开发长城脚下的公社的时候,梦想给他的业主搭建一个生活服务平台,这个平台就叫猪八戒。业主家里需要什么,就找猪八戒,让猪八戒直接把东西送到家,这个梦想在今天看来太简单了,但在2003年的时候,它太超前,太乌托邦。所以,他的梦想死了,域名也忘记续费,就掉了下来。我记得,在我注册的时候,它刚掉下来。”

一个发光的苹果掉进了朱明跃的兜里,不知是否先砸到了他的头再落下来的。

2猪八戒突然瘫痪了

进入秋天,重庆迎来一年最灿烂的季节。大约10月底,在渝中区解放西路66号报社大院一套老式房子,——这里紧邻毛泽东曾经演讲过的礼堂,猪八戒网正式上线。朱明跃一家租住在此。

没有仪式,没有推广,没有祝贺,好像连一句祝福的话都没说。因为没人知晓朱明跃悄悄当起了“二师兄”,更无人关注猪八戒在重庆的复活。

一切跟平时一样,除了天气逐渐凉爽,一切跟过去一样。历史总在人们沉睡的时候翻滚。

网站用户就一个,唯一的一个——朱明跃他自己。他细细打量这个初生的“婴孩”:他太难看了,猪八戒不好看,他不能跟着丑。他需要专业人士的美化。

200511月,渝怀铁路即将通车,重庆多了一条走出去的路。朱明跃作为《重庆晚报》的首席记者将带队完成“千里渝怀大穿越”的系列报道。他希望采访回来看到一个好点的猪八戒。如本文开头所写,他在出发前的头一天晚上发了帖子,第二天一大早电话就来了。“我们在电话里把生意谈成了。朱陶问我做什么的,我说了,我问需不需要先预付一点钱,他说,你既然是重庆晚报的记者,我相信你,不预付。”

采访回来,双方交钱交货。朱明跃说,这个时候猪八戒网算正式开张了。还记得第一笔交易吗?“我自己悬赏1000元征集猪八戒的logo,湖北一个女设计师接的单,做得不错。”朱明跃说。第二笔呢?一时记不起了;第三笔是为两路口一家酒吧设计logo

朱明跃把猪八戒定位为“在线悬赏平台”,他采用了一种悬赏-竞标的佣金模式。悬赏者(也就是需求方)把需求发到后台,比方你悬赏1000元钱为你的孩子取个好名字,朱明跃把这一需求发布在猪八戒上,任何注册了的都可以竞标取名,最后悬赏人选中谁的名字,谁就中标,获得赏金。朱明跃从中抽取20%的佣金。规则清清楚楚写在网站首页。

“博客是流量加广告型,我这个是交易加佣金型。交易规模越大佣金越多。”这是朱明跃当时天真的想法。

猪八戒上线三个月,朱明跃从用户身上看到了信心,觉得自己预判正确,猪八戒提供的是一个公平竞争、开放实践的平台,符合互联网的精神。“很多设计师、服务业的创业者真的需要一个平台,他们抱着实践、成长的心态参与进来。”一个悬赏常常几千人抢,最少也有几百人。他还记得,大坪一家生了二胎,悬赏500元为孩子取名字,当时5900个人参与竞标,名字多得家人足足选了三天。

为公司设计logo,搭建简单的网站,取名字是当时猪八戒的主要交易,相当于为初创企业和SOHO一族提供服务的网站,后来人们把这类统称为“威客”公司。但朱明跃不喜欢被贴标签,一直不喜欢。

可朱明跃还没想创业呢,猪八戒至多是他的业余爱好,“做起玩玩”。

那时没有第三方支付,需求方通过银行打来款,朱明跃到银行的柜台给中标者汇款,然后再把汇款凭证拍照,公布在猪八戒的社区上,提醒对方查收。为了网站正常运行,他请朱陶兼职维护网站,每月费用1000元,而董长城值守网站。

差不多又是三个月过去了,好像五月的一天,朱陶约朱明跃在三峡广场的五月花茶楼喝茶。他提出,不要每月那1000元,要网站的股份。朱明跃劝他:我并不想到出来做公司,你要这个网站的股份没有多大价值,1000元落袋为安。朱陶坚持要股份,20%,后来好说歹说,给了10%。朱陶成了猪八戒的第一个股东。“我当时觉得多对不起他的。”朱明跃说。

进入8月,事情骤变。也从8月开始,重庆迎来百年一遇的高温天气。每天万里无云,太阳毒辣辣的。

朱明跃忘不了这个8月。几号的一天,猪八戒的流量突然暴涨,涨得网站瘫痪了,程序员刚加紧处理好,马上又涌入几万人,再次瘫痪。网站运行不了,只有紧急建QQ群,一下建了50多个群。接着电话打爆了,想咨询的、要采访的……各种各样的都有。

朱明跃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说威客一族成为新的工作方式和族群,全国有三四十家平台,报道中提到了猪八戒,也提到其他公司,“我估计那些公司的名字不大好记,人们只记住了猪八戒。很多用户就是看了报道,纷纷涌入注册。有一个大学生,他没有看到新闻,他爷爷看到了,他爷爷立刻告诉他,你是做设计的,你应该去猪八戒。”朱明跃感叹当时新闻的力量。

朱明跃一下忙了,忙得脚板像火烧着一样。记得有次在《重庆晚报》办公室遇见他,他连说句话的时间也没得,就冲出了办公室。我那时还很奇怪,他做什么去了。

即使这样朱明跃也在犹豫是否辞职。央视报道不久,重庆一家都市报又鬼使神差地发了一篇报道。“那天,那记者突然来找我,我们聊了好一阵,中午还请他吃了小面,哪知他回去悄悄整了一篇整版报道,说猪八戒有多厉害。”朱明跃的脸挂不住了,这篇报道成了他辞职的导火索。

20069月,朱明跃正式成立公司,一头猪终于落地了。公司六个人,所有投资就几万块钱。


3猪八戒居然还活着

兴趣和爱好总让人激动,可一旦变成事业,就哗啦啦大变样了。朱明跃苦身厉行,每天累得像狗一样——他日后总这样说自己,哪怕努力得要上天,猪八戒的生意就是不咋地,交易额不理想,真像赶不动的一头猪。

他开始紧张焦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知道呢。

好不容易熬到2007年,生意还是没啥起色。这一年是农历猪年,这头“猪”却焦虑得绝望透了。

拯救者登场的时候到了。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关键时刻往往会出现一位拯救者。但他是谁呢?

2007年初的一天,朱明跃接到一个电话,——彻底改变猪八戒命运的电话,博恩集团的董事长熊新翔想见见他。博恩集团成立于重庆直辖那一天,卖电脑起家,后转向软件行业,再后专注IT TMT投资。早在2003年,熊新翔就预断未来互联网服务业很有前景。他准备投资这类行业的公司,通过层层打听,猪八戒就在眼前。

“没有熊新翔,猪八戒早死了。”朱明跃非常肯定地说。

第一次见面,原计划谈一个小时,结果谈了三个小时,开始在座位上谈,后来站起来在黑板上边画边谈。第一次碰撞结束了,但熊新翔并不满意,“我当时有点失落,朱明跃思路模棱。”熊新翔还记得,他送朱明跃来到电梯口,在借等电梯的一分多钟时间,朱明跃再把交流的内容简明扼要总结了一下,这让熊新翔印象深刻,——近于孺子可教也。

很快他们第二次见面。

“你要多少钱?”熊新翔问。

100万。”朱明跃说。

“那我占多少股份?”熊新翔再问。

“只要不控股就行。”朱明跃很爽快。

“那我占40%的股份,100万不够,我给你200万。还是占40%的股份。”熊新翔的这一决定让朱明跃惊喜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没几天又见面了。熊新翔告诉朱明跃,你就做服务业的淘宝,你把这个位置占住,未来服务业肯定大于第二产业,你到时肯定比淘宝大,比马云牛。

熊新翔又说:你如果不辞职,我不会投;你是记者出来创业,我投200万;而你是首席记者出来创业,我投资500万,股份不变。“首席”二字,让猪八戒一下多出300万。重庆晚报再一次悄无声息地帮助了朱明跃。

“没有这500万,猪八戒早死了。我们靠这500万支撑了4年,”朱明跃深有感慨地说:“我一直感恩重庆晚报。”

熊新翔带给猪八戒的不止那500万元,更重要的是他帮猪八戒制定了至关重要的发展战略。熊新翔给这一战略取了个名字:相对竞争战略。这是商业教科书上没有的。什么意思?不看猪八戒究竟有多少收入,交易规模多大,不看这些,只看猪八戒和国内同类竞争对手的差距,猪八戒能否在两三年时间内做到国内第一。这是个了不起的战略,猪八戒坚持了4年。实际上,猪八戒只用了9个月时间,就超越了所有的对手,成为国内第一,直到今天。

“一天一万,够吃稀饭。一天十万,够吃饱饭。”朱明跃算了一下,一天一万的话,提成20%,就是2000元,一个月6万,二三十个员工的工资基本上有了。熬吧。

熊新翔认为,猪八戒的发展必须从市场中生长,就像一根大葱从土地中长出并不断长高一样。可竞争是残酷的,对手铺天盖地打广告,一夜爆红,一夜催肥。自然生长与揠苗助长,朱明跃毅然选择前者,不袭对手之策,不蹈对手之路,就是一个广告也不上,他绝不想看着钱哗哗流出去,回不来了,最终失血而亡。

猪八戒不盲目进攻,不盲目追求交易规模,先活下来最重要。朱明跃说,这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哲学。我想他指的是一种智慧。

不打广告并不是放弃传播,否则谁还知道你呢。在传播策略上,朱明跃不拘一操,倚重口碑和传统媒体。他深感传统媒体真正的力量,不那么相信新媒体的传播力。他说,在这4年中,中国任何一家报纸、广播、电视台都对猪八戒有报道,这是一个长期的累积过程。

新媒体和互联网经济变得比翻书还快,一天一样,从团购、社交、点评到O2O,新概念、新模式层见迭出。有人,有业界的大佬和投行的大咖认为,不出几年,猪八戒就会销声敛迹。在重庆这样一个西部城市,他们不相信会生长出有力量的互联网公司。事实上,猪八戒依旧活着,在头把交易上慢慢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