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托管小蓝单车,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8-01-12 08:43:06.0 来源: 上游财经 编辑:毛丹

作者:李俊慧(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游财经专家顾问)

▲制图:李娜

小蓝单车死了吗?

至少工商登记未注销,企业也未走破产程序,因此,从法律意义上来看,小蓝单车还没死,只是奄奄一息而已。

1月9日,小蓝单车在至用户的一封信中表示,小蓝单车的业务将交由滴滴出行托管,用户可在滴滴APP中免押金使用,滴滴不承担小蓝单车押金,特权卡,充值余额退还的义务,但用户可将其转换车滴滴打车券或者出行券。

由于小蓝单车还没死,也没启动破产程序,那么,当前小蓝单车与滴滴的合作,虽冠以“托管”之名,但依然属于“经营行为”,是对自身资产的处置行为。

不过,小蓝单车尚未退还的用户押金,并不属于小蓝单车的财产或资产,其在与滴滴达成名为“托管”实为资产处置的行为,与小蓝单车用户尤其尚未拿回押金的用户,并无关系。

而所谓“转换”滴滴打车券或出行券,相当于强制用户拿押金购买了滴滴相应代金券。但这种处置行为明显侵犯了用户的自主交易选择权,有强迫交易的嫌疑,更重要的是,用户到底是选择拿回押金,还是购买代金券,都应该由用户自己选择,而不是代为安排。

回顾小蓝单车在用户押金管理上出现的问题,2017年2月的一次媒体访谈中,时任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表示,用户押金一部分用于退还用户,另一部分进入运营资金。

可以说,挪用用户押金可能是共享单车行业潜规则,但是,“明目张胆”承认挪用也算少见。

2017年4月,时任小蓝单车首席战略官陈怀远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已与招商银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用户押金与运营资金严格区分。

2017年5月22日,由交通运输部会同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人民银行、质检总局、国家旅游局等部门起草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对用户押金、预付资金等管理问题,提出“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要求。

可以说,从2017年4月起,对相信小蓝单车对押金有存管安排,缴纳押金且最终未能退款成功的用户,小蓝单车已经涉嫌对他们实施了诈骗罪。

在小蓝单车与滴滴所谓“托管”合作对外宣布时,小蓝单车CEO李刚在朋友圈发文称,“经过几个月的努力,通过各种途径,我个人筹措到部分资金”、“希望能用这样一笔资金为小蓝单车野兽骑行的员工发放所欠工资,为我们的供应商降低损失。”

对于拖欠的员工薪资以及供应商欠款,小蓝单车在有能力的条件下,应予偿付,毕竟,这些债权债务关系都有相应的法律依据。

但是,这部分资金被优先用于偿付员工工资和供应商欠款,是存在法律问题的。

按照第《企业破产法》三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一)无偿转让财产的;(二)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三)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四)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的;(五)放弃债权的。

由于小蓝单车可能已经资不抵债,符合破产条件,因此,其当前的财产处置行为应受到《企业破产法》的约束。

因此,对于小蓝单车拒不退还用户押金或难以支付供应商货款,相关权益方应及时向法院提交小蓝单车的破产申请,避免小蓝单车进一步不当处置、分配财产,给各方权益造成损害。

对滴滴来说,拿到小蓝单车核心资产但不负担债务,当然是有利的,但也不排除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现在双方签署的协议不排除因违法而存在被撤销的可能。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上游财经立场


牛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