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胡子:直播答题大撒币,面临“生死疲劳”大考
2018-01-12 07:21:35.0 来源: 上游财经 编辑:毛丹

在线答题,直播平台大撒币,初次听到,以为是骂人:直播平台“大傻逼”。

直到朋友圈晒出王思聪少爷“我撒币,我乐意”,才注意到,人家是在撒币,不是“傻逼”。

年初这几天,除了王思聪撒币,还有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直播平台包括花椒、映客、西瓜等等,节目《冲顶大会》、《芝士超人》、《百万赢家》、《百万英雄》等等。

大撒币,大收获

确实不是“傻逼”,直播在线答题,单场奖金已经从当初的10万,上升到100万+,收割的活跃流量,平均到人不到5毛钱,在流量越来越贵的今天,这对平台来说,都高兴得恨不得像猪一样叫。

除了在线活跃流量,直播平台的另一个收获是下载。举个例子,西瓜视频在1月3日-7日的安卓市场的下载量,从173.9万上升到1613.09万。这种疯劲,可以算史无前例。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流量到来,通过广告植入,立马可以变现。据公开信息,作为首个试水在线答题广告的趣店,投了1个亿。

收获下载,活跃流量,快速变现,继续撒币,往复循环。在短短的10多天,直播平台简直是风生水起,从撒币,到大撒币,从疯狂到全民疯狂,视频直播平台,简直风景这边独好。

对于当前直播平台预期,当下有人预测春节的景象,孩子们在玩“王者农药”、“吃鸡”,孩子的的父母们则在直播平台答题收割人民币,估计春晚的收视率又要下降一大截。

用轻松的内容,活泼的形式,外加撒币刺激,是互联网平台收割流量的高度进化。这个进化的生长期,目前目测,还在茁壮成长。

大撒币,人疯狂

大撒币在继续,粉丝们很疯狂。

毕竟,在线答题,真要赢得奖金,是件很难的事。每个关口,考核的都是知识储备,比不得答卷,求助很难。

别忘了,这是互联网的时代,网络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工具,比如,百度一下。

还别忘了,在互联网,还有一种朋友圈,叫在线答题,大家建圈,几十上百人组团答题,赢了可以分奖金。

更别忘了,还有一种神器叫淘宝,玩家过不了关,只花1元钱,就可以买到复活码,让玩家起死回生。同时,淘宝还可以提供答题库,让玩家有个答案储备库。

大撒币,需升级

求助搜索,单兵作战,赢了有大奖,但是耗费精神。人性的弱点是,对于不确定性的刺激,不会长久,这会产生生理疲劳和精神疲劳。

组团作战,集体智慧,但是赢了奖金太少,据说有的答题圈,耗时耗力地搞,结果人均只能分到几块钱。奖金太少,这类答题圈,怎么看怎么都命不长。

对于借助淘宝神器,获取答题库与复活码,这样的玩家,应该用职业玩家定义这个人群。投入产出比要足够大,才可以玩下去。但是,目前看来,当全民疯狂的时候,也是职业玩家们的红海时代。红海时代,赚钱是比较难的,职业玩家大多会被淹死或者呛死。

因此,直播平台的在线答题,面临的最大问题其实就是用户的“疲劳”如何消除。这个“疲劳”,对于直播平台,就是“生死疲劳”。“生死疲劳”大战胜败,可能也是直播平台本轮大战的一个分水岭。

大撒币的本质是面对用户的一场撒钱娱乐游戏,现在正当热闹,但是要想娱乐到底,还得加薪添火。

首先,撒钱要升级。从目前看,广告是最好也是唯一的弹药提供商。运营差的直播平台,将最先败下阵去。

同时,内容要更新。内容同质化,已被诟病。如不能打破内容瓶颈,撒钱效应将不见得可以持久。

另外,形式要新颖。形式也已经同质化的在线答题,肯定不能持续。基于技术的形式,是对各个直播平台技术与运营的一次脑洞大赛。大赛冠军,只会垂青脑洞最大的平台。

其实,直播平台的在线答题今日大热,不等于持续大热是一定的。能有王小丫《开心辞典》寿命的十几分之一,就应该是奇迹了。

用户疲劳,将是一定的。

大撒币,非价值

在互联网,有一个定理:来收割你的人民币的粉丝,不是真的用户。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今天收割的流量与粉丝,明天将如何从他们头上收割人民币,将是一个问题。毕竟,这些粉丝是来收割人民币的,而不是冲着平台本身的价值与诉求。

大量的人,将在撒币结束的那一天,卸载APP或者沦为僵尸粉。更何况,这些答题者,同时脚踩几只船,当他们收起一只脚的时候,市场可能并不比原来大多少。

当然,对于围观吃瓜群众,我们更愿意看到,各路英雄,撒币,大撒币,直到决出“撒币王”。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上游财经立场


牛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