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差点收购顺丰,却最终败走江湖!
2018-01-11 14:57:35.0 来源: 电商报 编辑:刘登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最先发现新大陆的人,不一定能主宰这片新大陆。

说起中国快递行业的标杆,我们第一个想到的是王卫口中“不快”的顺丰。

20年前,国内最强的快递老大却是宅急送!

强到什么程度?差点就收购了顺丰!

“宅急送”:克隆出来的快递神话

宅急送的创始人叫陈平,湖北天门人。

1990年,陈平初至日本时,感受到日本快递产业的发达:小到给情人送卡片,大到给海外送加急文件,招呼一声 “宅急便”,马上替你完成。

1994年,陈平和二哥陈东升回国后,马上克隆了日本的“宅急便”,创立了宅急送的前身——北京双臣快递。

按陈平的设想,双臣快递的近期目标是一年内做起北京市场,3年后将业务扩展到全国。

90年代的中国,是崔健唱一首摇滚都被禁的年代,当时国人根本不知快递为何物,以至于双臣快递都开业四天了,还是没有接到一单生意。

创业受阻的陈平只能每天在报纸缝的小广告里找活干:搬家、换煤气罐、接孩子上下学,撑到年底,公司勉强挣到4700元。

1995年,陈平再度到日本取经,一城株式会社的负责人小林给他支了一招:送鲜花。第二年的情人节,双臣快递推出的鲜花快递服务风靡京城,一天接了1万多单,日营业额超过15万。

但尝到甜头的陈平却毅然放弃了鲜花快递和搬家业务,因为他盯上了外企大公司的送货业务。很快,“宅急送”成为最早的大牌外企专业运输队,仅为雀巢一家服务,每月的收入就达到30多万。

 “运输专业户”做得风声水起时,陈平又一次选择了放弃,这一次他瞄上了北京站每天到站的那些包裹单,他觉得快递包裹比运输队利润更高,从而果断放弃了运输队业务。

1998年开始,“宅急送”的业务步入正途:以北京、广州、上海三地为基地,以武汉为交汇中心,辐射整个中国东半部的24小时全国“门对门”快运服务。

这一步走得有多快?20年后的今天,阿里、京东们还在为货物的24小时使命必达而奋斗。

2007年,宅急送的营业额突破13亿,员工近万名,覆盖了全国300多个城市,无可争议地成为当时的快递老大。

当时,宅急送主攻大件包裹,另一家后起之秀顺丰主攻小件物流市场,当听说顺丰的营业额已达26亿时,陈平决定收购顺丰,以扩展自己的业务。

为此,陈平专程坐飞机南下,但收购顺丰的计划被王卫一口回绝。

如今,顺丰的市值冲破3000亿,宅急送却在为区区10亿的融资而上下奔忙。


风雨飘摇日,兄弟反目时

虽然收购顺丰失败,但陈平还是坚信,以顺丰为代表的民营快递是快递业的未来,宅急送在项目物流上已经“摸到了顶”,应该尽快调整方向,抢占小件物流市场。

然而,陈平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大哥陈显宝和二哥陈东升的认同,这也为陈平日后离开宅急送埋下了伏笔。

但是陈平还是不顾家族的反对,开启了宅急送转型小件物流的疯狂扩张模式。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场谁都意想不到的金融危机不期而至,大张旗鼓的宅急送首当其冲,加上引资失败,宅急送的收入增长陷入停滞。

随后,知天命之年的陈平“引咎辞职”,离开为之奋斗了15年的宅急送,公司由大哥陈显宝掌舵。

宅急送总裁陈显宝

至此,陈平强推的小件物流改革以失败告终,陈氏三兄弟一度闹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陈显宝日后说:2008年宅急送发生的危机,表面上看是由于快速扩张,资金链面临断裂的危机,实质上是管理的危机。


几出几进宅急送

陈平离开的时候,以德邦物流为代表的公路快运企业迅猛崛起,顺丰、“四通一达”等国内快递公司也在野蛮生长。

他走得显然并不是好时候。

而在陈平出走后,宅急送的定位是“快递企业”,快递业务之外,快运业务也占了公司很大的比重,也这让它错过了电商快递发展的黄金时代。

2009年,陈平创立了“星晨急便”,意欲卷土重来。

当时陈平确立了两个主攻方向,一是小件物流领域,二是电商方向,这和阿里巴巴的战略方向不谋而合,阿里当即给了陈平7000万的战略投资。

3年后,星辰急便初见规模,拥有150个运转分拨中心和将近4000个网点,行业为之恻目。

转折出现在2011年。

这一年,星晨急便与深圳鑫飞鸿合并,希望通过后者的网络平台做大规模。

但是,由于两家公司有不少网点重合,最终,双方不是在合作,倒是为争地盘吵得不可开交。

受此次合作影响,2012年,星辰急便的业务大幅萎靡,直至退出快递江湖,陈平也一度被传“携款跑路”。

2015年,阔别已久的陈平回归宅急送,担任CEO一职。

人虽然回来了,江湖已不是之前的江湖了。

此时,国内快递已形成EMS、顺丰、通达系、百世汇通的稳定结构,即使是快递教父陈平,都不能踏入同一条河流了。

2016 10月,陈平再度卸任宅急送CEO一职。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年前只有3台车、7名员工,后来慢慢发展到数亿净资产的快递老大,陈平的宅急送无疑创造了中国物流行业的神话。

但所有的神话都有走下神坛的时候,宅急送也不例外。

其一,陈平一生都在和一个自己无法掌握的家族企业在作斗争。

每一次遇到资金危机时,陈氏家族都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但代价却是管理权的侵犯和旁落。从某种意义上说,陈平的才干正是在家族、同学、战友等复杂的关系漩涡中慢慢耗尽的。

其二,照搬外国经验,忘了中国特色。

对比一下顺丰,早在2003年,实力还不强大的顺丰就看到空运市场的潜力,与扬子江快运签下合同,成为国内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使用全货运专机的民营速递企业,走出了一条领先同行的道路,而宅争送却一直模仿日本狭窄的“宅急便”,以至于现在越来越宅。

其三,服务和管理跟不上同行。

不管是运输速度还是客服水平,和顺丰等快递企业相比,宅急送的优势不复存在,客户的流存率自然很难得到转化。

如果不从根本上做出改变,宅急送的困境很难有大的好转。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最先发现新大陆的人,不一定能主宰这片新大陆。

以往你强大过,并不代表着你会永远强大。

所以,诺基亚被苹果取代,外卖抢走方便面的用户,宅急送被顺丰超越。

但宅急送依然是可敬的,因为没有它在前面淌路,中国的快递行业还会走更多的弯路:作为快递行业的头羊,即使迷失了,它仍然成为照亮后来者的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