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开赛前先来一场电竞大赛 困境中的奥运会渴望年轻化
2018-01-08 11:25:14.0 来源: 界面新闻 编辑:谢雨薇

面对如日中天的电子竞技,以奥运会为代表的传统体育屈服了。

过去一年,电竞被承认为体育运动,不仅跻身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甚至得到国际奥委会的官方认证,这项新型竞技有望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登场。尽管电竞能否顺利成为奥运会正式项目仍旧存疑,但可以看到,热度逐年下降的奥运会正在尽全力“拥抱”电子竞技。2018年2月,平昌冬奥会开幕前,国际奥委会与赞助商英特尔将率先举办一场名为极限大师赛的电竞赛事,试图为奥运发展寻找新的突破口,引起年轻人的关注。

这次在冬奥会前夕举办的电竞比赛引进两项游戏,其中《极限巅峰:奥运之路》为平昌冬奥会的官方特许游戏,可见国际奥委会对于电竞项目的积极推进。实际上,这同样是近年来奥运盛事出现衰退的无奈选择。

自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收视率达到历史巅峰之后,伦敦奥运暴跌28个百分点令人吃惊,但这并非奥运会的最低谷。彭博社的数据显示,NBC黄金时段里约奥运体育赛事的收视率相比伦敦继续下滑17%,其中18岁至49岁人群的收视率下滑达25%。当年轻人不再看电视,奥运会似乎已经没那么受关注。

在大众关注度和参与意愿大幅下降的背后,奥运会甚至走向无城市申办的危机。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国际奥委会甚至协商将两届奥运举办权“分摊”给原本2024年申办城市巴黎和洛杉矶,以此解决了2024年和2028年两届夏季奥运会的举办城市归属。

与奥运会衰退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新兴体育项目电子竞技正在快速发展。市场研究公司Newzoo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的电子竞技观众人数高达3.2亿人次,总收入更是达到4.93亿美元,2017年这一数字甚至飙升至6.96亿美元,电竞成为近年最具市场爆发力的产业之一。预计2020年,全球电竞玩家将达到22亿,其中以年轻群体为主。

而在中国,过去外界曾长期把电竞和没有工作不务正业混为一谈。随着2016年国家教育部增设电子竞技专业,电竞正式成为正规的教学学科,这项同样需要专业训练的竞技逐渐摆脱了“玩物丧志”的标签,使之更像是一项运动。

面对电子竞技的发展潜力,此前固执的国际奥委会不得不放下身段。去年4月,奥委会主席巴赫曾明确表示电竞不可能入奥,他认为电竞项目与奥林匹克宣扬户外运动和锻炼身体的精神相悖。不过,仅仅半年后,巴赫在去年9月开始转口表态愿意拥抱电子竞技。

比想象中进展得更快的是,2017年11月,国际奥委会官方宣布,认证电子竞技运动为正式的体育项目。随之而来,国际奥委会将开始着手将电子竞技纳入奥运会比赛项目中,如果一切顺利,观众们最早将在2024年可以见证电竞的登场。与此同时,电子竞技已经确认加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以及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成为正式的体育比赛项目。

就像网球、拳击和高尔夫等商业化程度较高的项目一样,电子竞技产业在赛事体系上已经形成规模,职业选手可以通过参加商业赛事获得收入。对于电竞而言,进入奥运会的受益主要是给这项运动更多的正面形象。相较之下,奥运会希望通过电竞来获得年轻人的关注——显然,电子竞技未必需要奥运会,但困境中的奥运会却非常渴望这项运动的加盟。

实际上,包括足球俱乐部、NBA和F1等运动领域,传统体育都已经不约而同将电竞视为重要突破口。在NBA的官方授权下,《最强NBA》采集全部733位NBA现役球员和18位名人堂传奇球星的竞技数据,F1同样在2017年启动F1电竞世界锦标赛,以此提升IP影响力。此外,曼城、巴黎圣日耳曼、纽约城FC以及沃尔夫斯堡等足球俱乐部都已涉猎电竞领域。

面对百年体育盛事热度不再的境况,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已经作出巨大改变,新增滑板、冲浪、攀岩、棒垒球和空手道等五个大项,并增添很多男女混合项目。对于传统体育迷来说,这些改变似乎难以引发太大的关注度。想要吸引新的年轻粉丝,奥运会显然需要更多创新举动。

牛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