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KPL联赛全年观看破百亿 这一年它做了什么?
2017-12-28 19:38:51.0 来源: 界面新闻 编辑:李雅歆

12月23日,2017年《王者荣耀》KPL秋季赛总决赛正式落下帷幕。

QGhappy战队最终以4:2的比分战胜了XQ战队,获得了今年第三个冠军,实现“大满贯”。此前,QGhappy战队先后夺得了KPL春季赛和王者冠军杯的冠军。

本届KPL秋季赛总决赛在深圳湾体育中心“春茧”体育馆举办,该场馆可容纳超过1万名观众,门票开售12分钟就被抢购一空,比赛现场座无虚席。而2016年首届KPL职业联赛,总决赛在上海世博的某场馆仅仅只能容纳1000人。

这仅仅是移动电竞的第二年,但一切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KPL联赛已经发展成为了一项顶尖的电竞赛事。

根据KPL官方披露的数据,2017年KPL官方全年赛事体系(包括春季赛、王者荣耀冠军杯和秋季赛)内容观看及浏览量达到103亿。

其中,2017年KPL秋季赛直播观看量为36亿,较春季赛(26.8亿)增幅33%;总决赛单日直播观看量为2.4亿,较春季赛(1.73亿)增幅39%。

相比之下,2016年首届KPL职业联赛的累积观赛量仅仅只有5.6亿,增长幅度超过7倍。

2017年,KPL职业联赛发生了什么呢?

“收入分享”和“工资帽”

3月24日,腾讯携手12支KPL战队,宣布成立KPL职业联盟,腾讯互娱电竞业务部总监张易加出任联盟主席。

KPL联盟将通过开放共建、职业化、地域化三大战略构建官方与俱乐部的商业利益共同体,通过制定“收入分享”、“工资帽”、“转会制度”、“三方经纪模式”、“职业化培训”和“内容联合出品”等规则来达成。

从短期目标来看,“收入分享”和“工资帽”保障了职业选手和俱乐部的收入。

其中,“工资帽”借鉴于NBA体系。目的是为了平衡职业选手的工资成本,让俱乐部能够更容易去获得更好的经济收入,更容易去创造利润。对于俱乐部来说,选手的工资支出是最大的成本。

张易加认为:“由于我们设置了工资帽,同时经过计算,我们分享给俱乐部的收入不会少于联盟的最低工资帽,所以基本能够解决俱乐部的基于队员薪酬的绝大部分开销了。”

今年以来,国内《守望先锋》职业战队不断相继解散,究其原因都是俱乐部长期亏损,无法继续维持。尽管暴雪中国的高级电竞总监齐文骏在9月份表示不会停办OWPS联赛,但他本人却在12月6日宣布离职。

KPL职业联盟的存在和举措短期来看都是为了保障俱乐部的运营和盈利,这是联赛能够继续发展的基本条件。

7月份的2017全球电子竞技产业峰会上,张易加明确表示:“现在在KPL俱乐部里面,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俱乐部是盈利的。”

“双城主客场”

从长期目标来看,地域化、线下化的策略则是为了保障KPL联赛的未来发展。

同为腾讯旗下的两款产品,《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都推行了自己的赛事线下化、地域化策略。

KPL联赛推行的是“双城主客场”,之后尝试裂变成为“多城主客场”,最终大区覆盖普及为“全面主客场”;LPL联赛则是让俱乐部分批迁出上海,打造自身的主场场馆,最终遍及全国。

尽管这中间的做法截然不同,但地域化最终都是为了实现电竞赛事线下化,吸引更多不同地区的粉丝和观众。

如果所有赛事和战队都聚集在上海,这些俱乐部最终也只能共享江浙沪周边一带的粉丝经济,这对于其他地区的粉丝拓展是极为不利的。

“我们做地域化的初衷,就是为了能够带来并沉淀更多的忠实粉丝和观众。“张易加表示。

2018年,成都将成为KPL联赛的“下一个主场”,6支俱乐部将“迁出”上海,落户新主场。“双城主客场”让更多地区的观众可以走入赛场观看比赛,而明年KPL春季赛的试验成果也将直接决定电竞地域化的发展速度。

“造星”

2017KPL秋季赛总决赛现场,张继科和李易峰这些体育、娱乐明星的登场让众多粉丝大声尖叫,但梦泪、诺言等KPL联赛职业选手登场时的呼声却明显更热烈。

KPL职业选手的知名度已经大大提高,并且拥有了自身的粉丝群体。

早在2016全球电子竞技产业峰会上,张易加就开始强调“造星”对于拓宽KPL联赛观众群体、提升选手知名度的重要性。

“当造星、俱乐部的知名度到达一定高度会产生话题,这个话题是会产生穿透力和渗透力的。”张易加表示,“随着用户基数越来越大,共同的社交需求就会吸引一波原来根本不玩的人和群体(来观看赛事)。”

6月28日,一档以《王者荣耀》为主题的综艺节目《集结吧!王者》正式开播,四名职业选手参与其中。目前,这款节目的播放量已经达到了3.2亿。

而在节目播出期间,职业选手阿泰粉丝增长率为387%,辰鬼粉丝增长率为236%,环比增速皆提升了800%左右 。这档综艺显著提升了参与节目的职业选手的知名度。

这种综艺节目“造星”的方式可以产生更多具有话题度的内容,通过用户之间的社交来促使更多人去参与赛事。

据相关数据显示,KPL的IP得到了市场一定的认证。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KPL还会积极尝试更多探索。

张易加在2017全球电子竞技产业峰会上也再次表示:“我们有专门的造星小组,他的职责就是去跟每个俱乐部负责做内容,做粉丝运营的负责人做接口,来扩大这个俱乐部的影响力。”

俱乐部和选手的粉丝量是未来探求更多变现模式的基础,比如,未来在门票和衍生品方面的销售收入。

不久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将会为了支持自己喜爱的职业选手和战队,不远千里前往比赛现场观看比赛。

牛股村